塞琉古纪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条克六世的钱币,反面是马背上的卡斯托尔和波吕狄乌刻斯(Castor and Polydeuces)。以希腊铭文 ΒΑΣΙΛΕΩΣ ΑΝΤΙΟΧΟΥ ,即“国王安条克的”之意。另以 ΘΞΡ 表示169,代表塞琉古纪年169年,转换为公元前144年–前143年

塞琉古纪年,是一套塞琉古帝国以及之后受希腊化文明影响的古代国家所采用的纪年方式。这种纪年方式以塞琉古一世前往埃及避难后,于前311年回到巴比伦作为塞琉古纪年的元年开始,这一年被塞琉古和之后的塞琉古王室认为建立塞琉古帝国的标志。而这种纪年法在巴比伦编年史中的继业者编年史提起[1]

关于塞琉古纪年有两种不同的计算方式:

  1. 在塞琉古帝国的当地住民多使用巴比伦历,并以尼散奴(Nisānu)为巴比伦历的一月(时间约等同今日的四月),故此系统的塞琉古纪年的元年等于公元前311年四月到公元前310年三月。
  2. 而塞琉古帝国的宫廷虽然采用巴比伦历(但换上马其顿的月份名),一月却是在秋季,故此系统的塞琉古纪年的元年等于公元前311年秋季到公元前310年夏季。

这两种计算方式造成同一事件却有两种不同的年份。历史学者Elias J. Bickerman曾举下一个例子:

犹大·马加比修复耶路撒冷第二神殿为例,这日期大约在前164年的12月15日,在犹太人的塞琉古纪年为148年,但在塞琉古帝国宫廷记为塞琉古纪年的149年[2]

塞琉古纪年在西亚持续使用到六世纪,如叙利亚的Zebed铭文中,记上塞琉古纪年的823年Gorpiaios月24日,等同于公元512年9月24日[3]。在也门犹太人的社群中持续使用塞琉古纪年[4]。另外在中国唐朝时所立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叙利亚文中,提到希腊纪年1092年,即是采用塞琉古纪年。

参考

  1. ^ Babylonian Diadochi Chronicle (BCHP) 3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bverse, line 4.
  2. ^ Elias J. Bickerman. Notes on Seleucid and Parthian Chronology. Berytus. 1943, 8: 73–84.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3. ^ M. A. Kugener, "Nouvelle Note Sur L'Inscription Trilingue De Zébed", Rivista degli Studi Orientali, 1907, pp. 577-586.
  4. ^ Jewish Encyclopedia, http://www.jewishencyclopedia.com/view.jsp?artid=438&letter=E#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