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略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历法 日期
格里历 2020-09-25
儒略历 2020-09-12

儒略历,是格里历的前身,由罗马共和国独裁官儒略·凯撒采纳埃及托勒密王朝亚历山大港希腊数学家天文学家索西琴尼英语Sosigenes of Alexandria计算的历法,在公元前45年1月1日起执行,取代旧罗马历历法的历法。一年设12个月,大小月交替,四年一闰,平年365日,闰年于二月底增加一闰日,年平均长度为365.25日。因为1月1日是罗马执政官上任的日期,故其被订为一年的开始日。由于累积误差随着时间越来越大,1582年后由教宗额我略十三世改良,变为格里历,即沿用至今的公历。但大英帝国北美十三州等直到1752年才从儒略历改用格里历。如今包括俄罗斯正教会在内的东欧各东方基督教社群在计算宗教节日时均仍依据传统的儒略历,除此之外现今只有苏格兰昔德兰群岛富拉岛阿索斯神权共和国北非柏柏尔人使用。

月名由来

  • 一月(“Januarius”):名字来自古罗马神话的神雅努斯
  • 二月(“Februarius”):名字来自古罗马的节日Februa。
  • 三月(“Martius”):名字来自古罗马神话的战神玛尔斯
  • 四月(“Aprilis”):名字来自古罗马的词aperire,意思为“开始”,意味着春天开始。
  • 五月(“Maius”):名字来自古罗马神话的土地女神迈亚,或来自拉丁语词maiores(意为“较年长者”)。
  • 六月(“Junius”):名字来自古罗马神话的女神朱诺,或来自拉丁语词“iuniores”(意为“较年轻者”)。
  • 七月原名“Quintilis”,后改“Julius”。古罗马历只有10个月,这是第五月,原名是“第五”的意思,因为凯撒是这月出生的,经元老院一致通过,将此月改为凯撒的名字“儒略”。
  • 八月原名“Sextilis”,后改“Augustus”。原名是“第六”的意思,因为后来罗马皇帝屋大维是死于此月,元老院将此月改为他的称号“奥古斯都”。
  • 九月(“September”):拉丁语“第七”的意思。
  • 十月(“October”):拉丁语“第八”的意思。
  • 十一月(“Novembris”):拉丁语“第九”的意思。
  • 十二月(“December”):拉丁语“第十”的意思。

公元前738年古罗马沿用古希腊历法,1星期=8日,1个月=33或35日(),1年=10个月=338日,加Intercalaris(27日)=365日。 公元前713年古罗马历法,Intercalaris及Mercedinus合并,每两年1个Intercalaris(22日),再两年1个Mercedinus(23日),每年=365.25日。
此处所谓的失閠,是调整公元前713年至公元前46年的历差至365.2455=3日。
及至格里历在公元1582年颁行,明明岁差22日,儒略历计365.25,是多计12日,但只是删除10日。
其原因是要再公元前713年至公元前46年到365.2425=2日。
但始终未能以1月1日成为冬至日,原因是公元前46年颁行儒略历是在Mercedinus后的第一日。

罗马失闰

因当时僧侣错误理解“隔三年设置一闰年”,以致每三年设置了一个闰年。奥古斯都为了纠正了以上闰年过多的错误,故取消12年之间三次的闰年,拟补累积误差的天数。此后按儒略历原来的设计,每四年有一次闰年。

然而,此间究竟何年是平年或者闰年,不同学者之间仍然有异说,尚无定论:

学者 日期 每三年的闰年(公元前) 闰年重新开始 第一儒略日 第一调准日
可能正确的候选解读
Scaliger[1] 1583年 42, 39, 36, 33, 30, 27, 24, 21, 18, 15, 12, 9
公元8年
公元前45年1月2日
公元4年2月25日
Bennett[2] 2003年 44, 41, 38, 35, 32, 29, 26, 23, 20, 17, 14, 11, 8
公元4年
公元前46年12月31日
公元前1年2月25日
证实错误的候选解读
Bünting[3] 1590年 45, 42, 39, 36, 33, 30, 27, 24, 21, 18, 15, 12
公元4年
公元前45年1月1日
公元前1年2月25日
Christmann[3][4] 1590年 43, 40, 37, 34, 31, 28, 25, 22, 19, 16, 13, 10
公元7年
公元前45年1月2日
公元4年2月25日
Harriot[3] 1610年之后 43, 40, 37, 34, 31, 28, 25, 22, 19, 16, 13, 10
公元4年
公元前45年1月1日
公元前1年2月25日
Kepler[5] 1614年 43, 40, 37, 34, 31, 28, 25, 22, 19, 16, 13, 10
公元8年
公元前45年1月2日
公元4年2月25日
Ideler[6] 1825年 45, 42, 39, 36, 33, 30, 27, 24, 21, 18, 15, 12, 9
公元8年
公元前45年1月1日
公元4年2月25日
Matzat[7] 1883年 44, 41, 38, 35, 32, 29, 26, 23, 20, 17, 14, 11
公元4年
公元前45年1月1日
公元前1年2月25日
Soltau[8] 1889年 45, 41, 38, 35, 32, 29, 26, 23, 20, 17, 14, 11
公元8年
公元前45年1月2日
公元4年2月25日
Radke[9] 1960年 45, 42, 39, 36, 33, 30, 27, 24, 21, 18, 15, 12
公元4年
公元前45年1月1日
公元前1年2月25日

格里历日期与儒略历日期的差距

  • 1582年
    • 格里历10月15日,合儒略历10月5日,或之后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0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583年1699年:格里历日期减10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700年(格里历没有闰日,但儒略历有):
    • 格里历2月28日,合儒略历2月18日,或之前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0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格里历3月1日,合儒略历2月19日,或之后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1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701年1799年:格里历日期减11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800年(格里历没有闰日,但儒略历有):
    • 格里历2月28日,合儒略历2月17日,或之前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1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格里历3月1日,合儒略历2月18日,或之后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2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801年1899年:格里历日期减12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900年(格里历没有闰日,但儒略历有):
    • 格里历2月28日,合儒略历2月16日,或之前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2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格里历3月1日,合儒略历2月17日,或之后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3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1901年-2099年:格里历日期减13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2100年(格里历没有闰日,但儒略历有):
    • 格里历2月28日,合儒略历2月15日,或之前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3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 格里历3月1日,合儒略历2月16日,或之后的日期:格里历日期减14日等于儒略历日期。

参考文献

  1. ^ J. J. Scaliger, De emendatione temporum (Paris, 1583), 159, 238.
  2. ^ C. J. Bennett, "The Early Augustan Calendars in Rome and Egypt", Zeitschrift fűr Papyrologie und Epigraphik 142 (2003) 221-240 and "The Early Augustan Calendars in Rome and Egypt: Addenda et Corrigenda", Zeitschrift fűr Papyrologie und Epigraphik 147 (2004) 165-168; see also Chris Bennett, A.U.C. 730 = 24 B.C. (Egyptian papyru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8-02..
  3. ^ 3.0 3.1 3.2 For Bünting, Christmann and Harriot see Harriot's comparative table reproduced by Simon Cassidy (Fig. 6).
  4. ^ J. Christmann Muhamedis Alfragani arabis chronologica et astronomica elementa (Frankfurt, 1590), 173. His argument proposed that Caesar had intended leap years to be accounted from 46 BC, the year of Caesar's decree, and not 45 BC.
  5. ^ J. Kepler, De Vero Anno Quo Æternus Dei Filius Humanan Naturam in Utero Benedictæ Virginis Mariæ Assumpsit (Frankfurt, 1614) Cap. V, repub. in F. Hammer (ed.), Johannes Keplers Gesammelte Werke (Berlin, 1938) V 28.
  6. ^ C. L. Ideler, Handbuch der mathematischen und technischen Chronologie (Berlin, 1825) II 130-131. He argued that Caesar would have enforced the bissextile day by introducing it in his first reformed year. T. E. Mommsen, Die Römische Chronologie bis auf Caesar (Berlin, 1859) 282-299, provided additional circumstantial arguments.
  7. ^ H. Matzat, Römische Chronologie I (Berlin, 1883), 13-18. His argument rested on Dio Cassius 48.33.4 which mentions a leap day inserted in 41 BC, "contrary to the (i.e. Caesar's) rule", in order to avoid having a market day on the first day of 40 BC. Dio stated that this leap day was compensated "later". Matzat proposed this was done by omitting a scheduled leap day in 40 BC, rather than by omitting a day from an ordinary year.
  8. ^ W. Soltau, Römische Chronologie (Freiburg, 1889) 170-173. He accepted Matzat's phase of the triennial cycle but argued that it was absurd to suppose that Caesar would have made the second Julian year a leap year and that the 36 years had to be accounted from 45 BC.
  9. ^ G. Radke, "Die falsche Schaltung nach Caesars Tode", Rheinisches Museum für Philologie, Geschichte und griechische Philosophie 103 (1960) 178-185. He proposed that Augustus initiated the reform when he became pontifex maximus in 12 BC.

参见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