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Semi-protection-shackle.svg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COVID-19 Outbreak World Map per Capita.svg
截至2020年11月26日各政区每万人均确诊率地图
  •   大于300例
  •   100至300例
  •   30至100例
  •   10至30例
  •   3至10例
  •   0至3例
  •   无报告病例或无数据
各政区病例
COVID-19 Outbreak World Map.svg
截至2020年11月26日各政区的总确诊病例数图
  •   超过10,000,000例
  •   1,000,000至9,999,999例
  •   100,000至999,999例
  •   10,000至99,999例
  •   1,000至9,999例
  •   100至999例
  •   1至99例
  •   无报告病例或无数据
每百万人死亡率
COVID-19 Outbreak World Map Total Deaths per Capita.svg
截至2020年8月17日各政区每百万人的死亡率地图
  •   超过100
  •   10至100
  •   1至10
  •   0.1至1
  •   0至0.1
  •   无报告病例或无数据
塔子湖体育中心改造的方舱医院 08.jpg
New York National Guard (49667734346).jpg
Gran Via-22 de marzo 2020.jpg
Emergenza coronavirus (49501382461).jpg
Dried pasta shelves empty in an Australian supermarket.jpg

中华人民共和国武汉市的塔子湖体育中心改造的方舱医院(上)
美国纽约州国民警卫队对来往车辆进行检查(中左)
西班牙马德里市区空旷的街道(中右)
意大利米兰-利纳特机场的健康检查(下左)
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沃尔沃斯超市出现抢购潮,货架已被几近清空(下右)

疾病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病毒株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
地点 世界
指示病例2019年12月1日(已知)
首次发现日期2019年12月26日
病毒来源可能是蝙蝠穿山甲[1][2]
原发疫源地暂不明确[注 2]
首次爆发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
30°37′11″N 114°15′28″E / 30.61972°N 114.25778°E / 30.61972; 114.25778
持续时间2019年12月1日 (2019-12-01)至今[注 3]
(11个月3周又6天)
数据统计
确诊病例62,084,566[7]
死亡病例1,449,642[7]
治愈病例39,665,623[7]
维基百科不提供医疗服务 医学声明 
各国数据请参见此条目:
2019冠状病毒病全球各地疫情
732-bar-chart.svg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统计数据:

截至2020年11月29日[7]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

截至2020年11月28日[8]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9][注 4],是一次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所引发的全球大流行疫情[10]。疫情最初在2019年12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被发现,随后在2020年初迅速扩散至全球多国,逐渐变成一场全球性大瘟疫[11],被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欧·古特瑞斯形容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面临的最严峻危机[12][13]。截至2020年11月29日,全球已有191个国家和地区累计报告逾6,208.4万名确诊病例,其中逾144万人因而死亡[7]

目前研究表明,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于2019年10月至11月进入人类社会并开始传播[14][15][16],而目前明确已知的首宗感染病例于2019年12月1日在武汉市发病[17][注 3]。首位前往医院就诊的患者可能出现于12月12日[20]。12月26日,武汉市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医生张继先最早发现和上报此不明原因肺炎,并怀疑该病属传染病[21][22][23]。2020年1月13日起,疫情陆续蔓延到泰国日本韩国等相邻国家[24][25][26],至1月21日则波及到亚洲以外的美国西雅图[27]。1月23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采取疫区封锁隔离措施[28][29],这是近代公共卫生史上第一次对千万人口规模的大城市采取封锁措施[30]。在1月30日,中国境外有3个国家证实出现社区传播,而世界卫生组织亦于当日宣布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2月中旬,中国大陆的疫情达到发展高峰,而2月底意大利、韩国与伊朗三国的确诊人数急速增加。2月29日,世卫组织将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提升为“非常高”[31]。3月11日,欧洲与中东各国都出现了大量病例,世卫组织宣布此次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32][33][34],世卫组织并于3月13日表示欧洲已经成为当前大流行瘟疫的中心[35]。5月23日,世卫指出南美洲已成为此种致命流行病的新中心[36]。10月5日,世卫组织表示,根据“最确切推算”,全球约10%的人口可能已感染病毒[37][38]

导致本次疫情的疾病2019冠状病毒病,由感染病原体至症状浮现之间的潜伏期平均为5至6天,一般情况下由1至14天不等[39],有个别病例可达24天[40];即使没有发热,没有感染迹象或仅有轻微感染迹象的感染者也可以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症状筛查无法有效检测[41][42];且轻症患者症状类似于同期流行的流行性感冒,因而易导致患者、家属及政府误判。这意味着它比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或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的疫情更难控制[43][44]。实际上,这次疫情仅花四分之一的时间就造成非典事件十倍的确诊数字。目前尚无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疫苗及治疗方法[45]对症治疗是目前的主要治疗方法,而瑞德西韦[46][47]等一系列广谱抗病毒药物羟氯喹糖皮质激素中药等其他药物对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并不明确。全世界目前有至少42种2019冠状病毒病的预防性疫苗正在处于试验阶段[48],其中9种疫苗更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并可能可供紧急使用[49][50],但目前尚无可供大众安全使用的疫苗。目前病症传播和症状虽有已知可行的防范措施与照护手段[51],但对病毒的研究仍存在知识差距,包括病毒来源、病毒发源地、发病机理、病毒的致病能力等关键因素仍不能确定[52]

疫情危机爆发的初期,亦遇上全球医疗与民生用品因为恐慌性消费导致供应不足、传布假新闻与针对不同族裔的种族歧视等问题。而疫情扩散对全球航空旅游娱乐体育石油市场金融市场等方面造成巨大影响。

起源

SARS-CoV-2的穿透式电子显微镜影像

2020年1月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采得样本后,在1月7日发表检验结果,表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53][54]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等机构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期刊上发表报告,指病毒属于乙型冠状病毒属Betacoronavirus)。乙型冠状病毒属是蛋白包裹的正链单股RNA病毒,能够寄生和感染人类和其他高等动物。在进化树的位置上,与SARS病毒和类SARS病毒的类群相邻,但并不属于SARS和类SARS病毒类群[55]

2月3日,《自然》杂志刊登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的论文披露,在2013年,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及其合作伙伴美国生态健康联盟的疾病生态学家彼得·达萨克团队在云南一山洞里采集的菊头蝠样本,发现了冠状病毒RaTG13,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在整个基因组中与RaTG13病毒有96.2%的一致性[56][57]

原发病例(零号病人)

首位前往医院就诊的患者于2019年12月8日发病、12月12日前往武汉市优抚医院就诊[58][59]。 2020年1月14日,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期刊发布的论文指,在当时已有患者中最早出现症状的病例可以追溯至12月1日[17]

病毒媒介来源

学界就病毒的自然疫源尚无定论。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60][61]、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研究团队[62]等认为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华南农业大学沈永义团队[63][64][65]香港大学管轶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66][67]等则认为穿山甲可能是潜在的中间宿主。亦有学者认为病毒自然宿主可能是[68],但受到广泛质疑[69][70][71][72]

原发疫源地

最初,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被认为是SARS-CoV-2病毒的发源地,但仍有存疑。

政府及社会在疫情最初期曾普遍相信位于湖北省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新型冠状病毒发源地[73]。但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则认为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疫情发源地[17]黄朝林等在《柳叶刀》期刊发布的论文指,当时认为属首例的、12月1日发病的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没有去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最初入院的41个确诊病例中有13个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故认为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疫情原发疫源地,但认为武汉市可能是疫情发源地[17]

2月20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等机构发布的论文预印本基于全基因组数据解析新型冠状病毒的演化和传播,亦佐证了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疫情原发疫源地的观点,但认为武汉可能是疫情发源地[62]

另一方面,何大一[74]西莫·加里英语Massimo Galli[75]朱塞佩·雷穆齐意大利语Giuseppe Remuzzi[76]等人认为武汉市为疫情来源地。钟南山认为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在武汉,疫情发生在武汉,不等于源头在武汉[77]彼得·福斯特英语Peter Forster (geneticist)[78][79]科林·伦福儒[78][79]等则认为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在武汉,但有95%几率可能来源于广东省[80]

曹彬等认为该病毒的实际来源尚不明确,仍需进一步研究[81]丹尼尔·露西英语Daniel R. Lucey在《科学》中指出,对动物及其供应商的血液样本、确诊患者的血液样本进行回顾性分析可能会揭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的起源地[81]

2020年4月,英国剑桥大学遗传学家福斯特(Peter Forster)团队4月8日发表于《国家科学院学报》的论文,分析160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基因演化网络,发现有A、B、C三种变异体,其中较原始的A型病毒,主要流行在美国与澳大利亚,武汉则多为B型,而C型由B型病毒变异,出现在欧洲的早期病例,三种变体均和武汉发现的毒株在遗传学角度相关联[82]

2020年5月,法国东北部科尔马市阿尔贝·施魏策尔医院(Albert Schweitzer hôpital)在2020年5月7日发布新闻稿称该院的米歇尔·施米特医生与他的研究团队检查了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拍摄的2456张胸部X光片,发现第一起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X光片相似的案例发生在2019年11月16日。施米特医生认为该地区在11月有非常零星的病例发生,到2月底进展缓慢,直到2月最后一周在米卢斯(Mulhouse)的宗教集会上感染案例飙升,再到3月31日达到峰值。但这项研究并未公开具体细节,仅为初步研究,结果仍需讨论。医院已经表示将会对这项研究计划提供更多支持,包括使用生物学数据和住院报告进行深入研究[83]

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2020年5月3日刊登题为《SARS-CoV-2 was already spreading in France in late December 2019》的论文。研究人员选取14个2019年12月2日至2020年1月16日期间流感疾病(ILI)重症监护室病例,于4月6日至9日重新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发现一名42岁男子的样本呈阳性,该病例与中国缺乏关联,且最后一次国外旅行是在2019年8月去阿尔及利亚,在发病前没有外国旅行史。本文认为法国低估了SARS-CoV-2的流行性,在2019年12月下旬此病毒就可能已经在法国传播,且由于无症状感染者占据总感染数字的18-23%,说明在2020年1月有相当数量的无症状感染者没有检出[84]

2020年6月26日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发布公告称,该校领导的一个肠道病毒小组的研究人员对当地废水样本做了检测,结果发现在2019年3月12日采集的废水中已有SARS-CoV-2的踪迹,此前该小组的研究人员已在2020年1月15日的废水样本中检测到了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的存在[85]。但此项研究的相关结果遭到不少科学界人士的质疑。西班牙公共卫生与卫生行政管理协会的琼·拉蒙·比利亚比(Joan Ramon Villalbi)博士认为得出明确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他说:“当只是一个结果时,应该要更多的数据,更多的研究,更多的样品来确认并排除实验室错误或方法学问题。”由于该病毒与其他呼吸道感染的相似性,有可能导致假阳性[86]。巴塞罗那大学引述研究领导人阿尔伯特·波希(Albert Bosch)表示:“样本中新型冠状病毒的含量低,但却是阳性。”这项研究已送交同侪审查[87]

2020年7月2日,巴西14位圣卡塔琳娜联邦大学的研究人员联名发布《2019年11月巴西圣卡塔琳娜下水道发现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88]的研究报告,他们在对巴西圣卡塔琳娜州首府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期间的下水道水样分析中发现,2019年11月份的下水道水样中存在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这一发现比美洲大陆官方宣布的第一例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2020年1月21日美国确诊第一例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早两个月,比巴西政府宣布的2020年2月底出现的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早了三个月[16][注 5]

2020年9月[注 6],英国某研究项目发现,2019年年底SARS-CoV-2或已在全球传播,并且仍在反复发生突变以不断适应其人类宿主。这项研究名为“Emergence of genomic diversity and recurrent mutations in SARS-CoV-2”,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感染、遗传学和进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上。研究团队主要来自伦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通讯作者为该所研究员弗朗索瓦·鲍卢克斯(François Balloux)。研究指出,从系统进化估计来看,SARS-CoV-2大流行开始的时间大概在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之间,这也大概是其从自然宿主进入人类社会的时间[14]

2020年11月23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COVID-19病毒有可能很早就在世界不同的地点和时间传播,只是该病毒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最先被发现[89]

定性

1月15日,中华民国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卫授疾字第1090100030号公告,新增“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为第五类法定传染病(一为最高,五为最低)[90]

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简称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91]。成为继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肺炭疽甲型H1N1流感之后中国大陆第五种曾达到此等级的传染病。亦是“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级别中,当前依然有效力的三种传染病之一。

1月23及24日,连续两天世界卫生组织就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在日内瓦召集紧急委员会会议,确定是否将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92][93],最后以中国已采取强而有力的控制措施为理由,宣布“为时尚早”[94]。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在发表报告,将在中国对全球构成的疫情风险由“中等”修正为“高风险”[95]。在欧洲中部时间1月30日举行第三次紧急委员会会议后,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该次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使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成为有史以来第6例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9]

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由“高”上调至“非常高”[96]欧洲疾病控制中心确认,欧盟的风险级别已经从“中等”上升至“中等至偏高”[97]

3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认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构成全球性大流行的威胁“非常真实”[98][99]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32]

疫情发展

各地病例

全球各地区累计确诊病例报告数量
(2020年1月中至3月)
全球各地区累计确诊病例报告数量
(2020年4、5月)
全球各地区累计确诊病例报告数量
(2020年6、7、8月)
注1:本表仅统计确诊总数10000例以上之国家以及部分指标性地区,包括中国大陆、湖北除外的中国大陆地区、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伊朗法国英国瑞士比利时荷兰土耳其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韩国等国家或地区。

注2:确诊病例数包含死亡及治愈病例。 注3:美国、法国、澳大利亚的数据只包含本土地区,不含属地及其他特殊政区

注4:2020年1月以B表示;2020年2月以C表示;2020年3月以D表示;2020年4月以E表示;2020年5月以F表示;2020年6月以G表示;2020年7月以H表示;2020年8月以I表示。如B31即1月31日。

影响

经济

“那些可以放入东西的人,放入些东西(捐助);那些不能的人,救助自己。”(2020年4月拍摄于博洛尼亚

疫情是对全球经济的重大破坏稳定的威胁。经济学人信息社的阿加特·德马莱斯(Agathe Demarais)预测,市场将保持波动,直到潜在结果的清晰形像出现。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专家的一项估计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超过$3000亿美元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持续长达两年[100]。由于中国境外COVID-19病例数量大幅增加,全球股票市场在2月24日下跌。

供应短缺

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的担忧已导致世界范围内对厕纸、泡面、面包、大米、蔬菜、消毒剂和外用酒精的抢购

疫情被归咎于若干供应短缺的情况,这是由于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更多的设备来抗击疫情,恐慌性购买(在某些地方导致货架上的食品,卫生纸和瓶装水等杂货必需品被清空),以及工厂和物流运作的中断。恐慌性购买的蔓延已经被发现源于感知到的威胁,已经感知到的稀缺性,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应对行为和社会心理因素(例如社会影响和信任)。[101]尤其是技术行业,已警告电子商品的运输延迟。据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对个人防护设备的需求已增长了一百倍,导致价格上涨到正常价格的二十倍,并且还拖延了四到六个月的医疗用品供应[102][103]。它还造成了全球个人防护装备的短缺,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这将危及卫生工作者。

石油和其他能源市场

到2020年2月上旬,由于中国需求下降,石油价格急剧下跌之后,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OPEC)陷入困境[104]。在4月20日星期一,西得克非典中质油(WTI)的价格下跌,跌至纪录低点(每桶负$37.63美元),原因是交易商减持库存,以免取货并招致仓储成本[105]。6月价格下跌,但在正区间内,每桶西德克非典原油交易价格高于$20美元[105]

文化

表演艺术和文化遗产业受到这一流行病的深刻影响,影响了组织的运作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受雇和独立人士。艺术和文化部门组织试图履行其使命(通常是由公共资金资助),为社区提供文化遗产的通道,维护员工和公众的安全,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支持艺术家。到2020年3月,博物馆,图书馆,表演场所和其他文化机构在世界各地不同程度地被关闭,展览,活动和表演被取消或推迟[106]。作为响应,人们正在努力通过数字平台提供替代服务[107]

政治

疫情影响了多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导致立法活动被暂停[108],多个政客的被隔离或死亡[109],以及由于担心传播这种病毒而重新安排选举的时间[110]

从5月下旬开始,针对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事件,在至少200个美国城市以及后来的全球范围内,针对警察暴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引发了人们对该病毒死灰复燃的担忧[111]

教育

疫情影响了全世界的教育系统,导致学校,大学和学院几乎完全关闭[112]

全世界大多数政府已暂时关闭教育机构,以遏制COVID-19的传播[113]。截至2020年6月7日,由于应对大流行而关闭学校,目前约有17.25亿学生受到影响。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监测,目前有134个国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停课,有38个国家在本地实施停课,这影响了全球约98.5%的学生。 目前有39个国家的学校开学。

为应对学校停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建议使用遥距教育计划以及开放教育资源应用程序和平台,学校和教师可利用该平台和平台远程接触学习者并限制教育的中断[114]

环境和气候

疫情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破坏已经对环境气候造成了许多影响。计划旅行的大幅减少使许多地区的空气污染大幅下降。

然而,疫情也掩盖了非法活动,例如亚马逊雨林的森林砍伐英语Deforestation of the Amazon rainforest[115][116]和非洲的偷猎活动[117][118],阻碍了环境外交努力[119],并造成了一些人预测的经济后果,将减慢对绿色能源技术的投资[120]

排外主义及种族主义

自疫情爆发以来,世界各地对华人和东亚血统的人们的偏见仇外心理种族主义加剧。2月份的报告(当时大多数病例仅限于中国)记录了在世界各地的群体中有关中国人应受该病毒表达的种族主义情绪[121][122][123]。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日本,越南,和韩国等国家的公民游说禁止中国人进入其国家。 英国和美国的中国人和其他亚洲人报告说,种族主义的虐待和攻击行为在增加[124][125][126]

在疫情爆发初期,休斯敦唐人街经历了业务减少,当时病例仍然很少。

随着疫情发展到新的热点国家,来自意大利(欧洲第一个严重爆发COVID-19的国家)的人们也受到怀疑和排外主义的困扰,以及其他国家的热点国家的人们。在公共卫生部门将一个伊斯兰传教团体于2020年3月上旬在新德里举行的集会视为传播源之后,印度对在印度的穆斯林的歧视加剧[127]。在巴黎也曾经因为警察在冠状病毒封锁期间不公平地对待少数民族,进而导致暴动的发生[128]波斯湾阿拉伯国家南亚人和东南亚人的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有所增加[128]。一些人指责韩国的LGBTQ社区在首尔传播了COVID-19[129][130]

相关争议

可能性及推算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各国家或地区确诊病例数密度(每百万人)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国大陆与其他地区每日新增病例数对比
  中国大陆每日新增数
  中国大陆以外其他地区每日新增数
  欧洲每日新增数
  美洲每日新增数
  其他地区每日新增数
红色曲线为全球总计病例数

疫情传播

2020年1月20日,即中国武汉一日通报超过100宗新增病例后,香港大学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管轶认为武汉市政府未查出病毒感染源头及传播途径,故未能成功控制疫情,导致肺炎疫情扩大,忧虑今后有机会出现超级传播者,令病例再次大幅增加[131]香港中文大学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指病例大增相信是因为外围医院开始快速测试[132],同时表示此次肺炎疫情大约有1/4是严重病例,与2003年SARS事件的比例类似,但评估传播力较SARS更弱[133]

同日下午,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召开记者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指出100多例病例相对武汉人口来讲是少数,他还表示只要做好公共卫生措施,完全可以逆转。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专家钟南山表示,确定2019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134],但武汉会有很严格的筛查检测措施,并强调预防和控制最有效的方法是早发现早治疗,确诊病例的隔离治疗非常重要。他还说此种冠状病毒至今为止没有特效药物可以治疗,但是现在正在进行一些动物试验观察。由于疫情发生临近春节期间,钟南山强调要防止传播,防止出现超级传播者,并强调疫情不会像17年前SARS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经济损害[135]

2月初,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认为病毒传染性相当高,担忧“几乎可以肯定会成为一种流行病”,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总监托马斯·R·弗里登英语Tom Frieden认为病毒受控的可能性在减弱[136]世界卫生组织公共卫生紧急计划执行主任瑞安(Mike Ryan)则相信病毒仍可受控[137],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指疫情仍属上升期,但推测有望在10-14日内达至高峰[138]。2月11日,钟南山预测中国疫情会在2月中下旬达到顶峰,可能在4月结束[139]

2月中旬开始,2019冠状病毒病开始在大韩民国意大利伊朗日本等国开始迅速蔓延,除中国外的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中国国内新增确诊人数。[140]

3月12日,钟南山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认为如果外国参照中国对疫情给予重视,疫情有望在6月结束。[141]

病例数推算

2020年1月17日,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学专家弗格森在网站上发表一篇标题为“Estimating the potential total number of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 cases in Wuhan City, China”(关于中国武汉市2019-nCoV病毒潜在病例总量的估计)的文章,根据国外数据使用费米估算推算截至1月12日,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潜在总数为1723例[注 7][142][143]。1月22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回应认为这是个理论上的最大数,目前来看未有发生此数学模型推算的情况[144]。实际上,上述估计的95%置信区间为427–4471。[143]

1月21日,香港大学医学院世卫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透过更加复杂的贝叶斯数学模型,推算指截至1月17日,武汉可能已有1300多宗病例,若平均估计则有约1680宗,创立总监梁卓伟认为此推算与伦敦帝国学院专家推算可能有超过1700宗病例是相互引证。[145][146]该中心同时推算中国各省市可能已有300多宗武汉输出的病例,最佳估算是超过100宗,其中北京17宗、上海15宗、广州14宗、深圳10宗。梁卓伟又估算直至1月31日,武汉外省市有可能再增10宗,并说结果显示最佳估算是香港无病例,若有至多3宗。[147]

1月22日,伦敦帝国学院使用新数据估计,截止至1月18日,武汉已有4000人感染此病(95%置信区间:1700-7800)。[148][149]

1月23日,英国兰开斯特大学格拉斯哥大学及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推出论文,如果疫情不受控制,估计2月4日单单在武汉市感染人数将会在13万人至27万人之间[150]

1月26日,中共武汉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周先旺指已接获618宗确诊病例,而怀疑病例及发热门诊留观病例加总有约2700宗,以45%确诊率估计,市内确诊病例可能还会增加大约1000宗。他又透露由于春运及疫情,已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武汉尚有900多万人。[151]

1月27日,香港政府专家顾问团成员[152]香港大学医学院世卫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创立总监梁卓伟在记者会上表示,利用研究模型,仅考虑武汉“封城”的情况下,推算武汉截至25日已有25360宗可确诊,约4.4万人被感染,又认为武汉“封城”的隔离措施是正确,但未必有效斩断感染链,可能不能再明显改善全中国疫情,预计重庆北上广深会有大暴发,各城市疫情将在4至5月陆续到达高峰[153][154][155]

2月1日,梁卓伟与研究团队,在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报告,以模型推算1月25日前,武汉已经有75800多人感染新型肺炎,其后传播至重庆、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若病毒传播能力不减,武汉疫情将在4月到达高峰,中国多个主要城市可能持续有本地暴发,会随武汉高峰期后1、2星期后进入高峰[156][157]

2月2日,袁国勇认为若新型肺炎传播率有1/5,类似流感,而死亡率有1%,则香港有机会有140万人感染,1.4万人死亡[158]。2月6日,袁国勇重申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力强,估计香港有140万人感染是有科学基础及并不夸张,须采取一切切实可行措施防治[159]

6月5日,南方医科大学、澳门科技大学、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医科大学团队在《自然》(医学版)上发表文章,通过抽样检测,指出武汉医护人员及其亲属和集中居住酒店工作人员的抗体检测阳性率为3.2%至3.8%,荆州洪湖市的医护人员阳性率为1.3%,广州市和佛山市的血液透析患者阳性率为2.8%,而成都市的社区居民阳性率则有0.6%[160][161]。6月10日,袁国勇团队亦于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文章,指出从湖北回港并无症状者中,3.8%有抗体。因而袁国勇更推算,称湖北省约有220万人曾受到感染,其中97%受感染者从未确诊[162][163]。但该研究遭到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吴秋北批评,认为袁国勇放着武汉那么多核酸检测数据不用,偏偏用这400多个样本推算220万人受感染,并批评其为“美国强有力的外援”[164][165][166]

信息传播

许多报社取消了一些或所有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文章和帖子的线上付费墙[167],而科学出版商通过开放获取的方式提供了与爆发有关的科学论文[168]。 一些科学家选择在诸如bioRxiv之类的预印本服务器上快速共享其成果[169]

错误资讯

疫情导致有关疫情规模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的起源,预防,诊断,和治疗的错误资讯阴谋论[170][171][172]。虚假信息,包括故意的虚假信息,已经通过社交媒体,短信和大众媒体传播。 据报道,它还受到国家支持的秘密行动的蔓延,在其他国家引起恐慌和播下不信任。 记者因涉嫌散布有关大流行的假新闻而被捕。 它也已由名人,政客和其他知名公众人物传播。

商业诈骗声称提供家庭测试,假定的预防措施和“奇迹”疗法。 几个宗教团体声称他们的信仰会保护他们免受病毒感染。 有人声称这种病毒是从实验室,人口控制方案,间谍活动的结果,或5G升级到蜂窝网络的副作用意外,或有意泄漏的生物武器。

世界卫生组织已宣布有关该病毒的不正确信息的“信息流行病(infodemic)”,对全球健康构成风险[171]

参见

疫情
科学研究
其他相关条目

历史相关事件

备注

  1. ^ 就中国科学院研究结果所显示的武汉市现有患者样本未检测到病毒较古老的单倍型H13和H38问题,兰州大学研究员赵序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当时样品主要采自几家定点医院,而且样品采集时间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因为在武汉进行样品采集时间较晚,当时爷爷辈的单倍型很有可能已经被父辈、孙子辈的单倍型替换[3][4]
  2. ^ 外界一度认为疫情发源于武汉市江汉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非法销售的野味,但其后证实并非如此。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通过对93个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数据进行分析,发现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提取的病毒属于H1型。该病毒源于H3型,H3型是H13单倍型和H38单倍型的后裔,而病毒较旧的单倍型H13和H38分别在有武汉旅行史的广东首例患者和美国首例患者身上发现,而并未在武汉市现有患者样本中检测到[注 1],证明华南海鲜市场并非最早的源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及《科学》的报导亦佐证此一说法,故大概率排除了华南海鲜市场为首发地[4][5][6]。该篇《科学》刊载的报道亦认为,在2019年12月下旬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现大量病例前,该病毒可能已经在武汉或其他地区悄悄地传播,又指该病毒的实际来源尚不明确,仍需进一步研究[5]
  3. ^ 3.0 3.1 3月13日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未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表示,首宗感染病例发病时间是2019年11月17日[18]。3月27日《科学》刊载的对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采访表示,“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19]。”因此,正文所列首例发病时间以经过同行评审的学术研究结果为准,即12月1日[17]
  4. ^ 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其他名称,参见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相关条目索引#标准命名
  5. ^ 中国境内最早出现关于此条新闻来源于央视新闻客户端,2020-07-03发布,没有原文出处(葡萄牙语或英语)
  6. ^ 此段引述来源于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中文:感染、遗传和进化)期刊,此期刊采用先网上收稿后排期出刊的形式,因而此日期仅代表论文计划发表于的期刊期数(比如引注出处为2020年9月第83卷),尊重原文出处,不予更改;根据期刊网站所述,本论文的预印本于2020年5月5日上线
  7. ^ 泰国及日本3宗确诊病例患者都是由武汉到当地,根据武汉机场每日1900万人流及离境的3300名国际旅客,而做其专业推算。

资料来源

  1. ^ Coronavirus very likely of animal origin, no sign of lab manipulation: WHO. 路透社. 2020-04-21 [2020-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0). 
  2. ^ Lau SK, Luk HK, Wong AC, Li KS, Zhu L, He Z, 等. Possible Bat Origi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020-04, 26 (7): 1542–1547. ISSN 1080-6059. OCLC 1058036512. PMC 7323513. PMID 32315281. doi:10.3201/eid2607.200092.  已忽略未知参数|s2cid= (帮助)
  3. ^ 研究称华南海鲜市场非新冠病毒发源地. 中国新闻网 (昆明). 中新社. [2020-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4)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台湾节目称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专家解读来了. 经济日报. 2020-03-01 [2020-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9). 
  5. ^ 5.0 5.1 Jon Cohen. 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 Science. [2020-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英语). 
  6. ^ 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的源头不是华南海鲜市场,这意味着什么?. 腾讯新闻. 2020-02-23 [2020-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9). 
  7. ^ 7.0 7.1 7.2 7.3 7.4 COVID-19 Dashboard by the Center for System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SSE)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JHU). ArcGIS.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2020-11-29]. 
  8. ^ WHO COVID-19 Dashboard. 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 [2020-11-28]. 
  9. ^ 9.0 9.1 关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突发事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声明. www.who.int. [2020-01-31] (中文). 
  10. ^ Coronavirus: death toll passes 3000 worldwide as second person dies in US. The Guardian. 2020-03-02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3). 
  11. ^ Pablo Gutiérrez. Coronavirus map: how Covid-19 cases are spreading across the world. The Guardian. 2020年3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26日) (英语). 
  12. ^ 古特雷斯:全球面對二戰以來最嚴峻危機 世衛:新冠疫情在亞太地區“遠未結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3-31 [2020-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4) (中文(繁体)‎). 
  13. ^ Coronavirus outbreak 'greatest test since WW2'. BBC News. 2020-04-01 [2020-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2) (英国英语). 
  14. ^ 14.0 14.1 van Dorp, Lucy; Acman, Mislav; Richard, Damien; Shaw, Liam P.; Ford, Charlotte E.; Ormond, Louise; Owen, Christopher J.; Pang, Juanita; Tan, Cedric C. S.; Boshier, Florencia A. T.; Ortiz, Arturo Torres; Balloux, François. Emergence of genomic diversity and recurrent mutations in SARS-CoV-2. 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 2020-09-01, 83: 104351 [2020-07-17]. ISSN 1567-1348. doi:10.1016/j.meegid.2020.10435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2) (英语). 
  15. ^ Kate Kelland. New coronavirus spread swiftly around world from late 2019, study finds. Reuters. 6 May 2020 [10 September 2020]. 
  16. ^ 16.0 16.1 巴西专家:去年11月下水道中已存在新冠病毒-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9).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与病毒来源争议. BBC中文. 2020-02-18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2). 
  18. ^ Coronavirus: China’s first confirmed Covid-19 case traced back to November 17.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3-13 [2020-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3). 
  19. ^ Jon Cohen. Not wearing masks to protect against coronavirus is a ‘big mistake,’ top Chinese scientist says. Science. [2020-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8) (英语). 
  20. ^ 失去的机会,新冠疫情早期被忽视的小医院病例. 2020-02-11. 
  21. ^ 苏子牧. 【武漢肺炎】湖北為「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記大功獎勵. 香港01. 2020-02-07 [2020-02-09]. 
  22. ^ 路子康. 最早上报疫情的她,怎样发现这种不一样的肺炎. 中国网新闻. 北京. [2020-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2) (中文(中国大陆)‎). 
  23. ^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 Chin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01-05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7). 
  24. ^ 【武漢肺炎】華婦泰國確診 屬首宗輸出個案. 明报新闻网. [2020-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3). 
  25. ^ 日本出現武漢肺炎首例!患者為中國籍曾前往湖北. 联合报. [2020-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26. ^ 武漢肺炎:韓確診首宗感染個案 患者為中國籍女子. 东方日报. 2020-01-20. 
  27. ^ 武漢肺炎:美國西雅圖確診第一例. BBC中文. 2020-01-21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3). 
  28. ^ 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第1号). 武汉发布.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2). 
  29. ^ 国务院新闻办就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国政府网. 2020-02-20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30. ^ Wuhan lockdown 'unprecedented', shows commitment to contain virus: WHO representative in China. Reuters. 2020-01-23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英语). 
  31. ^ 世衛將新型肺炎疫情全球風險由「高」上調至「非常高」. RTHK. 2020-02-29. 
  32. ^ 32.0 32.1 世卫组织总干事2020年3月11日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 2020年3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2日) (中文(简体)‎). 
  33. ^ 世衛組織宣布新冠疫情構成全球大流行.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3-11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4) (中文(繁体)‎). 
  34. ^ Higgins-Dunn, Dawn Kopecki,Berkeley Lovelace Jr ,William Feuer,Noah.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eclares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a global pandemic. CNBC. 2020-03-11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1) (英语). 
  35. ^ 总干事谭德塞博士. 世卫组织总干事2020年3月13日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 2020年3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5) (中文(简体)‎). 
  36. ^ WHO:南美洲已成2019冠狀病毒疾病新中心. 联合新闻网. 2020-05-23 [2020-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3). 
  37. ^ 全球10%人口或已感染新冠 特朗普返白宫继续新冠疗程. 中国新闻网. 2020-10-06 (中文(中国大陆)‎). 
  38. ^ 10% of World’s Population May Have Been Infected with Coronavirus, WHO Says. 美国之音. 2020-10-05 [2020-10-09] (英语). 
  39. ^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专题问答.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3-12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5) (中文(简体)‎). 
  40. ^ 张若婷; 贺梨萍. 最新新冠潜伏期研究:比此前预估更长,约一成患者14天以上. 澎湃新闻. 2020-03-11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3). 
  41. ^ Evidence of SARS-CoV-2 Infection in Returning Travelers from Wuhan China.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02-18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5). 
  42. ^ 武漢肺炎:無症狀傳播恐增加疫情控制難度. BBC中文. 2020-01-27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43. ^ WHO underestimates the spread of the Coronavirus. 2020-02-13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6). 
  44. ^ Responding to Covid-19 — A Once-in-a-Century Pandemic.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02-28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4). 
  45. ^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on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卫生防护中心. 2020-03-03. 
  46. ^ China looks to recovered to develop effective COVID-19 treatments. 半岛电视台. 2020-03-03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3). 
  47. ^ The first U.S. trial for a coronavirus treatment has started. fortune. 2020-02-25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6). 
  48. ^ COVID-19候选疫苗草案初稿. 世界卫生组织. [2020-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49. ^ 普京宣布俄完成全球首个新冠持久疫苗 女儿也参加了接种测试. [2020-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2). 
  50. ^ 重磅!我国已正式启动新冠疫苗紧急使用. 澎湃新闻. [2020-10-15]. 
  51. ^ 存档副本. [2020-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8). 
  52. ^ Report of the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PDF). 2020-02-24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29). 
  53. ^ the U.S. CDC.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Wuhan, China. 2020-01-26 [2020-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英语). 
  54.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新型冠狀病毒介绍. m.chinacdc.cn. 2020-01-21 [2020-01-21] (中文). 
  55. ^ 新冠病毒到底哪來的?科學界的幾種說法. BBC News 中文. 2020-04-03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0) (中文(繁体)‎). 
  56. ^ Peng Zhou.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3). 
  57. ^ Wrobel, Antoni G.; Benton, Donald J.; Xu, Pengqi; Roustan, Chloë; Martin, Stephen R.; Rosenthal, Peter B.; Skehel, John J.; Gamblin, Steven J. SARS-CoV-2 and bat RaTG13 spike glycoprotein structures inform on virus evolution and furin-cleavage effects. Nature Structural & Molecular Biology: 1–5. 2020-07-09 [2020-07-17]. doi:10.1038/s41594-020-046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6) (英语). 
  58. ^ 王吉陆. 失去的机会,新冠疫情早期被忽视的小医院病例. 腾讯网新闻. 深圳. [2020-03-27] (中文(中国大陆)‎). 
  59. ^ 肺炎疫情:「零號病人」的由來及醫學爭議. BBC 英伦网.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5) (中文(繁体)‎). 
  60. ^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进化泉源和感染人的分子作用通路 - 实验动物_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 www.lascn.net.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8). 
  61. ^ 徐心恬; 陈萍; 王靖方; 等.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 2020. doi:10.1007/s11427-020-1637-5. 
  62. ^ 62.0 62.1 版纳植物园基于全基因组数据解析新型冠状病毒的演化和传播.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2020-02-20 [2020-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63. ^ 独家:多项研究显示穿山甲“中间宿主论”数据不足. www.yicai.com.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7). 
  64. ^ 肖思思、丁乐. 钟南山回应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近期热点问题. 新华社. 2020-02-27 [2020-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8). 
  65. ^ 吴涛. 钟南山: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观察者网. 上海. [2020-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中文(中国大陆)‎). 
  66. ^ 香港學者管軼 穿山甲中發現武漢肺炎相關病毒. MSN.com. 2020-02-20. 
  67. ^ 管軼:穿山甲屬潛在中間宿主. 星岛日报. 2020-02-21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7). 
  68. ^ 【武漢肺炎】怪錯蝙蝠?內地學者最新研究:冠狀病毒來源可能是牠. HK01. 2020-01-23. 
  69. ^ pourquoi 報呱. 2020-01-26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7). 
  70. ^ Callaway, Ewen; Cyranoski, David. Why snakes probably aren’t spreading the new China virus. Nature. 2020-01-23 [2020-07-17]. doi:10.1038/d41586-020-001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7) (英语). 
  71. ^ 吴跃伟. 学者质疑“新型冠状病毒最可能源自蛇”:无实验证据. 科学网.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72. ^ Ji, Wei; Wang, Wei; Zhao, Xiaofang; Zai, Junjie; Li, Xingguang.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2019-nCoV.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2020, 92 (4): 433–440 [2020-06-27]. ISSN 1096-9071. doi:10.1002/jmv.2568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英语). 
  73. ^ 应悦. 新型冠狀病毒來源於武漢海鲜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新京报. 2020-01-22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74. ^ 何大一: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 美国之音. 2020-03-05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5). 
  75. ^ Angelo Amante. Coronavirus may have reached Italy from Germany, scientists say. 路透社. 2020-03-12 [2020-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3). 
  76. ^ 费风. 意大利疫情早過中國?沈旭暉轉載意國醫生電郵 還原真相. 香港经济日报. 2020-03-25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5). 
  77. ^ 童黎. 钟南山: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武汉,但没有证据表明源头也在武汉. 观察者网. 北京. [202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8) (中文(中国大陆)‎). 
  78. ^ 78.0 78.1 Peter Forster, Lucy Forster, Colin Renfre, Michael Forster. 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 PNAS. 2020-04-08: 01–02 [2020-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英语). 
  79. ^ 79.0 79.1 Richard Hartley-Parkinson. Coronavirus mutated into three distinct strains as it spread across the world. Metro News. London. [2020-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2) (英国英语). 
  80. ^ 劍橋新冠病毒研究遭誤解 牽頭科學家:病毒或在去年9月中國南方首現. 自由亚洲电台. 2020-04-16 [2020-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7). 
  81. ^ 81.0 81.1 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 Science. 2020-01-26. 
  82. ^ Forster, Peter; Forster, Lucy; Renfrew, Colin; Forster, Michael. 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04-08, 117 (17): 9241–9243 [2020-06-27]. ISSN 0027-8424. doi:10.1073/pnas.2004999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英语). 
  83. ^ Albert Schweitzer hôpital. Communiqué de presse Coronavirus / COVID19 07 mai 2020. 2020.5.7 (法语). 
  84. ^ Deslandes, A.; Berti, V.; Tandjaoui-Lambotte, Y.; Alloui, Chakib; Carbonnelle, E.; Zahar, J. R.; Brichler, S.; Cohen, Yves. SARS-CoV-2 was already spreading in France in late December 2019.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2020-06-01, 55 (6): 106006 [2020-06-27]. ISSN 0924-8579. doi:10.1016/j.ijantimicag.2020.106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2) (英语). 
  85. ^ 西班牙去年3月废水样本中检出新冠病毒. 新华社.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中文(中国大陆)‎). 
  86. ^ Landauro, Nathan Allen and Inti. Virus 'found' in March 2019 Spain sewage. Lakes Mail. 2020-06-27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英语). 
  87. ^ 研究:2019年3月西班牙廢水驚現新型冠狀病毒. 中央社.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8) (中文(台湾)‎). 
  88. ^ Fongato, G. SARS-CoV-2 in Human Sewage in Santa Catalina, Brazil, November 2019.. medRxiv preprint. 2020-06-01 [2020-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1). 
  89. ^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最初分布在全球各地 武汉只是发现地. 
  90. ^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 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91. ^ 国家卫生健康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 中国政府网. 北京.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中文(中国大陆)‎). 
  92. ^ 武汉肺炎确定人传人 世卫将召开紧急会议. amp.dw.com. [2020-01-21]. 
  93. ^ 世卫组织新型冠状病毒突发事件委员会将继续开会.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1-22 [2020-01-23]. 
  94. ^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的声明. www.who.int.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中文). 
  95. ^ 【武漢肺炎】世衛改口:中國疫情對全球構成高風險. HK01. 2020-01-28 [202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96. ^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將至? 我們與「瘟疫」的距離. HK01. 2020-02-29. 
  97.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WHO稱世界正處於「未知的境地」. BBC中文. 2020-03-03. 
  98. ^ 世卫组织总干事2020年3月9日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 2020年3月9日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3月15日) (中文). 
  99. ^ 世卫组织说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全球性大流行的威胁“非常真实”. 新华网. 2020-03-10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2) (中文(简体)‎). 
  100. ^ Miller JY. WashU Expert: Coronavirus far greater threat than SARS to global supply chain. The Source. 2020-02-07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101. ^ Yuen, Kum Fai; Wang, Xueqin; Ma, Fei; Li, Kevin X. The psychological causes of panic buying following a health cri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20, 17 (10): 3513 [2020-07-04]. PMID 32443427. doi:10.3390/ijerph17103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102. ^ Nebehay S. Procura por máscaras aumenta 100 vezes e prejudica luta contra o coronavírus. Reuters Brasil. 2020-02-07 [2020-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2) (巴西葡萄牙语). 
  103. ^ Boseley S. WHO warns of global shortage of face masks and protective suits. The Guardian. 2020-02-07 [2020-02-12]. ISSN 0261-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104. ^ Reed S. OPEC Scrambles to React to Falling Oil Demand From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2-03 [2020-02-14].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105. ^ 105.0 105.1 US oil prices turn negative as demand dries up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21 April 2020.
  106. ^ Here are the museums that have closed (so far) due to coronavirus. theartnewspaper.com. [2020-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3). 
  107. ^ The Ultimate Guide to Virtual Museum Resources. MCN. 2020-03-15 [2020-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2). 
  108. ^ Tumilty, Ryan. Federal government announces aggressive measures to battle COVID-19 as parliament suspended until April. National Post. 2020-03-13 [2020-04-30]. 
  109. ^ Mackinnon A, Palder D. Coronavirus in the Corridors of Power. Foreign Policy. 2020-03-18 [2020-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110. ^ Corasaniti N, Saul S. 15 States Have Postponed Primaries During the Pandemic. One Has Canceled..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4-27 [2020-04-30].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2). 
  111. ^ Protests could cause catastrophic setback for controlling coronavirus, experts say. NBC News.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英语). 
  112. ^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Education: From disruption to recovery. UNESCO. 2020-03-04 [2020-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2) (英语). 
  113. ^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COVID-19 Educational Disruption and Response. UNESCO. 2020-03-04 [2020-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2) (英语). 
  114. ^ 290 million students out of school due to COVID-19: UNESCO releases first global numbers and mobilizes response. UNESCO. 2020-03-04 [2020-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4). 
  115. ^ Deforestation of Amazon rainforest accelerates amid COVID-19 pandemic. ABC News. 2020-05-06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 
  116. ^ Deforestation of the Amazon has soared under cover of the coronavirus. NBC News. 2020-05-11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117. ^ Conservationists fear African animal poaching will increase during COVID-19 pandemic. ABC News. 2020-04-14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118. ^ ‘Filthy bloody business:’ Poachers kill more animals as coronavirus crushes tourism to Africa. CNBC. 2020-04-24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19. ^ Cop26 climate talks postponed to 2021 amid coronavirus pandemic. Climate Home News. 2020-04-01 [2020-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4) (英语). 
  120. ^ Newburger, Emma. Coronavirus could weaken climate change action and hit clean energy investment, researchers warn. CNBC. 2020-03-13 [2020-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5). 
  121. ^ Wangkiat, Paritta. Virus-induced racism does no one any good. Bangkok Post. 2020-02-10. 
  122. ^ Bartholomew, Robert. The Coronavirus and the Search for Scapegoats. Psychology Today. 2020-02-06. 
  123. ^ Smith N. Anti-Chinese racism spikes as virus spreads globally. The Telegraph. 2020-02-01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1). 'Some Muslims were claiming the disease was "divine retribution" for China's oppression of the Uighur minority. The problem lay in confusing the Chinese population with the actions of an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 known for its lack of transparency,' he said.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124. ^ Tavernise S, Oppel Jr RA. Spit On, Yelled At, Attacked: Chinese-Americans Fear for Their Safety.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3-23 [2020-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9). 
  125. ^ London Racially Motivated Assault due to Coronavirus. ITV News. [4 March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30). 
  126. ^ La Gorce, Tammy. Chinese-Americans, Facing Abuse, Unite to Aid Hospitals in Coronavirus Battle. The New York Times. 2020-04-05 [2020-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4). 
  127. ^ Kolachalam N. Indian Muslims Are Being Scapegoated for the Coronavirus. Slate. 2020-04-09 [2020-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0). 
  128. ^ 128.0 128.1 Violence flares in tense Paris suburbs as heavy-handed lockdown stirs 'explosive cocktail'. France 24. 2020-04-21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6). 
  129. ^ Covid-19 Backlash Targets LGBT People in South Korea. Human Rights Watch. 2020-05-13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130. ^ Explained: Why South Korea's new Covid-19 outbreak has the LGBTQ community worried. The Indian Express. 2020-05-21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131. ^ 管軼:未找到感染源頭及傳播途徑 難控制疫情. Now 新闻 (中文(香港)‎). 
  132. ^ 【武漢肺炎】何栢良:已出現第二輪傳播 大機會有限度人傳人 陳肇始:今召開跨部門會議. 明报新闻网. 2020-01-20. 
  133. ^ 許樹昌: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力較沙士弱 有限度人傳人. Now 新闻 (中文(香港)‎). 
  134. ^ 中國抗SARS專家鐘南山:武漢肺炎會人傳人. rfi. 
  135. ^ 新型冠状病毒如何防控?是否會重複SARS疫情?權威解讀來了.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01-20 (中文(中国大陆)‎). 
  136. ^ Jr.2020年2月3日, DONALD G. McNEIL. 專家稱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成為全球流行病.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02-03 [202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中文(繁体)‎). 
  137. ^ 專家質疑世衛中國淡化危機 失最佳控疫時機. 明报新闻网. [2020-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3). 
  138. ^ 鍾南山:全國疫情仍處上升期 未來十日至兩周出現高峰. RTHK. [202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中文(台湾)‎). 
  139. ^ 鍾南山指李文亮背後有數百醫生冀說出真相 有需要聆聽 - RTHK. news.rthk.hk.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中文(香港)‎). 
  140. ^ Chun Han Wong. 新冠疫情在韩国的蔓延速度现已超过中国. 华尔街日报. [2020-0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9). 
  141. ^ 钟南山:全球积极干预 疫情可望6月结束 _大公网. [2020-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8). 
  142. ^ BBC引述专家推算武汉新型冠状病例或达1700宗 RTHK 2020-01-18
  143. ^ 143.0 143.1 News / Wuhan Coronavirus.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202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0) (英国英语). 
  144. ^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沒證據指已有超級傳播者. RTHK. [202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2) (中文(香港)‎). 
  145. ^ 港大醫學院推算武漢可能有約1300多宗肺炎確診病例. RTHK.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中文(香港)‎). 
  146. ^ 【武漢肺炎】港大估算武漢逾1300宗個案 其他省市或已逾300宗. 明报新闻网. [2020-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147. ^ HKUMed 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 Epidemiology and Control releases real-time nowcast on the likely extent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 outbreak,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spread with the forecast for chunyun. HKUMe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英国英语). 
  148. ^ Schnirring, Lisa; 2020. WHO decision on nCoV emergency delayed as cases spike. CIDRAP. 2020-01-22 [2020-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英语). 
  149. ^ Imai, Natsuko; Dorigatti, Ilaria; Cori, Anne; Riley, Steven; Ferguson, Neil M. Estimating the potential total number of novel Coronavirus cases in Wuhan City, China (Report 2 (PDF).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2020-01-17 [2020-01-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1-24) (英国英语). 
  150. ^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early estimation of epidemiological parameters and epidemic predictions.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7). 
  151. ^ 【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恐再增千宗確診病例 逾500萬人離開武漢. 香港01. 2020-01-26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中文(香港)‎). 
  152. ^ 梁卓偉:圍堵難長期成功 倡推大型專制措施. 明报新闻网. [2020-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1). 
  153. ^ 梁卓偉料武漢4.4萬人染新型肺炎 部分內地城市疫情4月見頂. on.cc东网.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香港)‎). 
  154. ^ 黄伟伦, 王洁恩. 【武漢肺炎】梁卓偉指封關「未夠」要走多步 惟實際操作難. 香港01. 2020-01-27 [2020-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中文(香港)‎). 
  155. ^ 梁卓偉推算疫情持續至四、五月見頂後回落. Now 新闻.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香港)‎). 
  156. ^ 港大推算武漢農曆年前已逾7.5萬新型肺炎個案. Now 新闻. [2020-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中文(香港)‎). 
  157. ^ 港大團隊推算武漢已有7.5萬個案 疫情4月達頂點. RTHK.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2) (中文(香港)‎). 
  158. ^ 袁國勇警告:港或140萬人感染. 星岛日报. 2020-02-02 [2020-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2). 
  159. ^ 袁國勇:估計香港140萬人感染並不誇張. Now 新闻. [2020-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中文(香港)‎). 
  160. ^ Xu, Xin; Sun, Jian; Nie, Sheng; Li, Huiyuan; Kong, Yaozhong; Liang, Min; Hou, Jinlin; Huang, Xianzhong; Li, Dongfeng. Seroprevalence of immunoglobulin M and G antibodies against SARS-CoV-2 in China. Nature Medicine. 2020-08, 26 (8): 1193–1195. ISSN 1546-170X. doi:10.1038/s41591-020-0949-6 (英语). 
  161. ^ 黄爱龙教授在国际顶级期刊Nature Medicine合作发表论文揭示新冠感染率及抗体水平变化特征-重庆医科大学. www.cqmu.edu.cn.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162. ^ 港大推斷湖北22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 97%無確診. Now 新闻. [2020-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中文(香港)‎). 
  163. ^ 陈倩婷. 袁國勇團隊揭湖北返港者4%帶抗體 推算全省220萬曾感染新冠肺炎. 香港01. [2020-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中文(香港)‎). 
  164. ^ 靠400个样本就推断湖北220万人曾感染?港大教授被批"美国外援". 海外网. 2020-06-15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165. ^ 湖北220万人曾感染新冠病毒?港大教授搞的“研究成果”再遭强烈质疑:他又在配合美国打击中国. 新浪.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1). 
  166. ^ 武漢肺炎》外行批內行 港人大代表斥港大教授「幫美國誣陷中國」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自由电子报. 2020-06-14 [2020-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1) (中文(台湾)‎). 
  167. ^ Jerde S. Major Publishers Take Down Paywalls for Coronavirus Coverage. Adweek. 2020-03-12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168. ^ Sharing research data and findings relevant to the novel coronavirus (COVID-19) outbreak. wellcome.ac.uk (新闻稿). 2020-01-31 [2020-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1). 
  169. ^ Rogers A. Coronavirus Research Is Moving at Top Speed—With a Catch. Wired. 2020-01-31 [2020-02-13]. ISSN 1059-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4). 
  170. ^ China coronavirus: Misinformation spreads online about origin and scale. BBC News. 2020-01-30 [2020-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171. ^ 171.0 171.1 Kassam N. Disinformation and coronavirus. The Interpreter (Lowy Institute). 2020-03-25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8). 
  172. ^ Here's A Running List Of Disinformation Spreading About The Coronavirus. Buzzfeed News. [202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外部链接

卫生机构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大陆

台湾

其它

目录

相关资讯图表

医学期刊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