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连些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连些路
R. E. Lindsell
Roger Lindsell in 1936.png
最高法院副按察司
任期
1934年-1940年
前任活约翰
继任祁乐寿
个人资料
出生1885年12月12日
 英国哈特福郡希钦
逝世1940年11月18日(1940-11-18)(54岁)
 南非纳塔尔省德班

连些路(英语:Roger Edward Lindsell,1885年12月12日-1940年11月18日),又译作连素,英国派驻香港的殖民地官员、法官,1934年至1940年担任最高法院副按察司,期间多次署任正按察司律政司一职。

连些路于1909年加入香港政府,先后任职于总登记官署、邮政局、出入口管理处等政府部门,至1922年出任总巡理府,并一度署任助理律政司一职。

巡理府任内,连些路曾担任持伞游行案的主审,另外又曾于1926年审理“河内号”劫案以及于1927年审理青山谋杀案。署任副律政司期间,他担任冯德谦被杀案的主控官;他于1933年署任副按察司一职时,亦参与审核《鸦片条例》的工作。

而担任副按察司期间,他曾审理1938年山顶道西妇被杀案以及1939年政记轮船公司清盘案。1940年,连些路于南非休假期间去世,终年54岁。

早年生涯

连些路1885年12月12日出生于英国哈特福郡希钦,是律师爱德华·巴伯·林塞尔(Edward Barber Lindsell)之子,另有一兄亚瑟·詹姆斯·古尼·林塞尔(Arthur James Gurney Lindsell),亦是一位律师[1]。连些路早年就学于阿宾汉姆学校 (Uppingham School),之后于1905年凭奖学金负笈剑桥大学国王学院,1908年以古典学一级荣誉毕业,获文学士学位;1925年按惯例获授文学硕士学位[2]

殖民地生涯

大学毕业后,连些路于1909年以官学生身份进入香港政府[3]。于港府供职初期,连些路主要于总登记官署(以及华民政务司署)工作,包括于1913年间先后署任总助理华民政务司和副助理华民政务司两职,以及于1916年署任首席助理华民政务司[4]。1918年,连些路调任最高法院经历司,并担任监誓专员[4]。他于1921年至1922年间署任副巡理府,更一度署任总巡理府一职[4]。1923年,他署任邮政司,并于同年兼任从属人员委员会(Subordinate Staff Board)成员[4][5]

巡理府生涯

连些路署理副巡理府期间,曾于1919年审理持伞游行案。事因于1919年6月3日,九名陶英中学学生拿着印有“国货”字样的中国制雨伞,在皇后大道中游行,吸引大批群众围观,但该群学生之后受警方拘捕[6],警方之后以学生游行未得华民政务司批准以及未经政府准许张贴公共告示两项罪名起诉发起游行的学生。之后,陶英中学校长以及另外两名参与另一持伞游行案的学生亦被警方拘捕[7]。案件于中央巡理府审理。连些路审讯时一度认为被告作为学生,但贸然于大街游行,似是进行未经批准的游行,但多次被辩方律师老廖亚利孖打(Leo D'Almada e Castro, Snr.)劝喻要持平审讯,不能偏袒控方[8]:29:36。但他听取双方陈词后,认为被告相对年轻,只是被人教唆才作出如此行为。但他又认为既然受到香港政府的保护,便应该遵守香港法律。因此,连些路裁定未经许可游行属违法,但加控的罪名则不成立,故警戒首八名被告了事。第九名被告最为年长,连些路遂判罚他十元以作警戒[8]:36。连些路亦裁定另外两位参与游行的学生刘少孙、周志雄非法游行罪名不成立,因持印有“国货”两字之雨伞游行,吸引大批市民围观,阻塞交通,故阻街罪名成立,判每人罚款3元[7]

1926年11月11日,法国轮船“河内号”(s.s. Hanoi)于广州湾航行至香港间遭到袭击,并被劫去总值70000港元的金钱、珠宝[9]。事后警方于翌年3月一名叫张华(又名张铁咀、张月桂)的男子[10]。由于案件涉及引渡,连些路表示需要获得印度支那当局的文件才能进行进一步审讯,故他多次延迟审讯,亦给予控方24小时检验证物[11][12]。最后连些路认为案件需要移交印度支那当局审理。被告随即被还押至域多利监狱,等候总督发落;但连些路准许被告上诉至最高法院[9]

1927年4月7日,一名居于青山(现屯门新墟村的女子李茂女被杀害,其丈夫张敬甫涉案被捕[13]。经巡理府验尸、双方重组案件以及陈词后,连些路认为李茂女死亡相当突然,辩方指出张敬甫的行为并不直接导致其妻丧命,得出李茂女是死于自杀的理论[14]。连些路反指案中的证据辩方提出的自杀理论不符,而且论点不充分,要求辩方解释。辩方表示将容后发表辩词。连些路最后判张敬甫谋杀罪罪成,并循例将案件移交至最高法院覆判[15][16]。最高法院最终裁定该男子谋杀此名不成立,当庭释放[17]

巡理府任内,连些路亦署任不同岗位,包括于1931年及1933年两度署任副按察司[18][19]、1932年署任副律政司[20]、以及于1934年署任律政司一职[21]。任内,他曾经处理哄动一时的冯德谦被杀案。连些路担任案件的主控官,控告郑国有指使三名男子谋杀冯德谦,并禁止郑国有具保出外[22]。之后他认为罪名有所更改,故改控郑国有指使一名不知名男子谋杀冯德谦[23]。他又表示,若其中一位涉案人施文肯将事件真相和盘托出,他将撤销其控罪[24]。到同年6月,连些路表示警方已发现新线索,并找到疑凶,分别为黄楠香(又名王能相)和徐镛深。他于庭上盘问其中一位疑凶、司机徐镛深,并向他展示于凶案现场附近拾获的手枪,徐镛深承认手枪是属于自己[25]。8月,案件于最高法院开审,连些路基于人证物证,将郑国有的罪名改为“指使黄楠香和徐镛深谋杀冯德谦”。连些路亦与正按察司金培源爵士、辩方律师等人商讨案情,最终法庭判郑国有主使谋杀罪成[26]

而连些路署任副按察司时,曾经参与审核法例的工作。1933年,首席巡理府毕打士审理一宗涉及㓥房户吸食鸦片案,他裁定该单位的主租客并不需要为这件事负责。检方对于毕打士的裁决提出上诉,并要求修订1932年制定的《鸦片条例》(Opium Ordinance)[27]。署任正按察司活约翰遂与连些路展开合议庭研讯。连些路与活约翰皆认为修订案旨在令将单位用作鸦片烟馆的住户和房客负上法律责任,但修订案实际无法达致此效果[27]。此外,“占据者”(Occupant)一次只能形容实质上的占据。连些路亦认为若该层楼有单位被分间出租,主租客并不拥有整层楼的占据权[27]

副按察司生涯

匈牙利裔画家A.S. Konya 于1936年为连些路绘制的画像。

连些路于1934年升任副按察司,接替退休的活约翰[28]。任内,他于1935年署理正按察司一职[29]。他任内曾审理大小诉讼,更尝于一日内审理6宗刑事案,案件涉及伪造金币、抢劫、等等罪行,更有涉及被解潜回的案件[30]

1938年5月5日,帝国化学工业司理查利那夫人(Sybil Ruby Challinor)于山顶道499号寓所被侍役林俊持刀及锤袭击,重伤不治。林俊跳楼逃遁时折断左足受伤,之后被警方拘捕[31]。案件于最高法院审理,由连些路主审。神经医生和与被告同事均表示被告患有精神病以及智力迟缓,认为被告是一时精神失常才杀害死者[32]。但连些路指出政府医生和监狱官均认为被告神智清醒,而且能够清楚地重述事发经过,又认为被告能清楚意识到自己愤怒的情绪,行径亦相当凶狠,故认为被告是蓄意谋杀死者,故判其谋杀罪成,并判以缳首死刑[33]。死刑最终于同年8月17日执行[34]

1939年5月,政记轮船公司因有串通日本之嫌,而被重庆地方法院勒令清盘,香港最高法院稍后亦裁定其香港分公司须解散。日本当局之后以政记名义提出上诉,由最高法院上诉庭审理[35][36]。连些路认为政记轮船公司已被中国当局勒令清盘 ,再无于中国国内的营业权,香港分公司实际上亦已经停业,所以正按察司麦理高爵士的判决实属合理。此外,他引用国际法说明侵略国所使之权力是压逼占领区人民的一种方式,原有政府的权力依然无损,占领区内原有的法律仍然有效。连些路因此认为“军事占领”和“实际政权”并不能混为一谈,意味着即使烟台已经被日军占领,但山东政府对该地依然有控制权[37]。再者,以公司名义进行的商业活动实际上是上诉人的个人行为,上诉人欲将香港分公司独立于总公司,是破坏公司现存资产,故连些路维持原判[38]。 而另一名主审、暂委额外按察司傅瑞宪亦同意连些路的裁决,故最后两人决定驳回其上诉[39]。但上诉人之后拟向英国枢密院提出上诉,连些路予以批准[40]

副按察司任内,连些路也担任其他公职。1937年他与麦理高一同被任命为离婚法庭法官[41],同年担任香港大学校董一职[42]。1939年,他被任命为公平租金法庭法官[43],同年他亦被港府委任为强迫兵役法委员会主席[44]。此外,连些路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曾经与港大校长史乐诗(Duncan Sloss)等人呼吁港府增加教育资源,并提议兴办一所师范学校,以提高教师水平;又提议应聘用香港大学学生为教师[45]

任内逝世

连些路在任副按察司的身体状况欠佳。1936年,连些路乘船回英国休假,当轮船抵达上海之际,他因心脏病突然发作而被送院治疗[46]。1940年5月,连些路偕同夫人到南非休假,社会有传言指他会退休。然而,连些路澄清自己还未有退休的打算,还表示自己对于休假之后回到法庭工作感期待[47]。但是,连些路于1940年11月18日于德班逝世,终年54岁。他的死讯传回香港后,震惊香港社会各界[48][49]。最高法院也在11月26日早上开庭哀悼,律政司、正按察司等司法界要员均有出席。麦理高爵士更致词悼念[50]。连些路的遗体最后下葬于德班斯特拉伍德坟场(Stellawood, Cemetery and Crematorium)[51]

个人生活

连些路于1910年迎娶艾尔莎·布伦希尔德·梅休·莫里森 (Elsa Brynhilde Mayhew Mollison)。艾尔莎是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导师W·L·莫里森(W. L. Mollison)之女[52]。连些路夫妇共育有一女三子,其中长子R·F·J·林塞尔(R. F. J. Lindsell)曾于殖民地部工作[53];而女儿海伦·林塞尔(Helen Lindsell)于二战时逃难至马尼拉,并于1941年于当地下嫁采矿公司监督道格拉斯·斯特拉坎(Douglas Strachan)[54]

连些路的兴趣广泛。他热衷于板球网球羽毛球,曾经担任九龙木球会会长、香港草地网球协会会长以及香港羽毛球总会副会长[55]。此外,他擅长桥牌,曾经赢得世界桥牌奥林匹克联赛中华赛区 (World Bridge Olympic Tournament (China Section))冠军[56]。连些路还对于演戏集邮亦甚有兴趣[55]

参考文献

  1. ^ Venn, John; Venn, J.A. Alumni Cantabrigienses: A Biographical List of All Known Students, Graduates and Holders of Office at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to 190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47: 174. 
  2. ^ Withers, John James. A Register of Admissions to King's College, Cambridge, 1797-1925. J. Murray. 1929: 369. 
  3. ^ Hong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7 (PDF). Hong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10-01-04. 
  4. ^ 4.0 4.1 4.2 4.3 Colonial Office. The Colonial Office List. Great Britain. 1924: 675. 
  5. ^ Hong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499 (PDF). Hong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23-11-16. 
  6. ^ 【五四運動】一百年前 香港學生也發起過「雨傘運動」?. 港识多史|WeToastHK. 2019-05-04 [2020-05-12] (中文(台湾)‎). 
  7. ^ 7.0 7.1 陈学然. 五四在香港──殖民情境、民族主義及本土意識. 中华书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2014: 123. 
  8. ^ 8.0 8.1 陈学然. 家國之間—五四在香港百年回望. City University of HK Press. 2019. 
  9. ^ 9.0 9.1 HANOI PIRACY: ACCUSED TO AWAIT GOVERNOR'S ORDERS TRIAL ENDE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4-14. 
  10. ^ 河內輪嫌疑劫犯初次提訊. 香港工商日报. 1927-03-01. 
  11. ^ HANOI PIRACY: POSSIBLE EXTRADITION CASE FURTHER ADJOURNMEN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1-18. 
  12. ^ NEWS IN BRIEF: LOCAL AND GENERAL SHIPPI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1-21. 
  13. ^ 屯門殺妻嫌疑案. 香港华字日报. 1927-05-28. 
  14. ^ CASTLE PEAK MURDER: NO DIRECT EVIDENCE FROM PROSECUTION DEFENCE OPENE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7-08. 
  15. ^ CASTLE PEAK MURDER: DEFENDANT SENT FOR TRIAL DEFENCE PLEADS SUICID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7-09. 
  16. ^ 被控殺妻案詳臬. 香港华字日报. 1927-07-09. 
  17. ^ NOT GUILTY OF MURDER: PRISONER IN THE CASTLE PEAK MURDER TRIAL DISCHARGED MR. JENKIN'S THREE HOUR SPEECH.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27-08-17. 
  18.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101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1-02-16. 
  19.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189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3-03-23. 
  20.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148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2-03-10. 
  21.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328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4-04-27. 
  22. ^ 鄭國友被控謀殺馮德謙 今早由榮司將案提堂 連些路副律政司主控布律端律師代表被告辦護 榮司以案情重大不准具保出外. 工商晚报. 1932-04-05. 
  23. ^ 黎馮悲劇 鄭國友二次提堂. 香港工商日报. 1932-04-13. 
  24. ^ 謀殺馮德謙案. 香港工商日报. 1932-05-27. 
  25. ^ 十九審馮德謙被殺案. 香港工商日报. 1932-06-28. 
  26. ^ 馮德謙被殺案 今晨提審 鄭國有被判有罪. 工商晚报. 1932-08-24: 3. 
  27. ^ 27.0 27.1 27.2 INTERPRETATION OF OPIUM ORDINANCE. Full Court Decision On Important Point.. Hong Kong Daily Press. 1933-11-09. 
  28.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944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4-12-14. 
  29.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991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5-12-18. 
  30. ^ 本月份刑事案 今晨由連副臬司判決六宗. 工商晚报. 1935-08-19. 
  31. ^ SHOCKING MURDER OUTRAGE ON PEAK. Mrs. R.H. Challinor Dead: Husband In Hospital.. The China Mail. 1938-05-05. 
  32. ^ 山頂謀殺案昨續審. 香港工商日报. 1938-07-13. 
  33. ^ 山頂謀殺案昨已訊結 被告林進被判死刑. 香港工商日报. 1938-07-14. 
  34. ^ 山頂謀殺案 兇手林俊 壽命延長十天. 工商晚报. 1938-08-08: 4. 
  35. ^ 萧明礼. 「海運興國」與「航運救國」: 日本對華之航運競爭(1914-1945). 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 2017: 313. 
  36. ^ 政記輪船公司附X案處理經過公司已宣告解散張本政明令通緝. 大公报. 1939-07-23. 
  37. ^ 政記輪船公司上訴案裁定全文一 按察司連素裁定全文. 香港华字日报. 1940-01-08. 
  38. ^ 政記輪船公司上訴案昨被本港法庭駁回中國政府有權管轄政記公司總行已結束分行無存在理由. 香港华字日报. 1940-01-06. 
  39. ^ 政記輪船公司上訴案裁定全文二 按察司傳理瑞裁定全文. 香港华字日报. 1940-01-09. 
  40. ^ 政記輪船公司港行仍向英京上訴昨已獲本港高等法院批准. 香港华字日报. 1940-02-17. 
  41. ^ 麥基利哥及連素奉委為離婚法庭法官. 天光报. 1937-07-11. 
  42. ^ 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298 (PDF).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37-04-27. 
  43. ^ MR. LINDSELL SITS AS FAIR RENTS COURT'. The China Mail. 1939-02-23. 
  44. ^ 連副按察司 奉委爲強迫兵役法局長. 工商晚报. 1939-07-29. 
  45. ^ 連素等六人籲請港府撥欵辦師範學校. 天光报. 1938-07-30. 
  46. ^ 連些路在滬患病. 香港华字日报. 1936-05-05. 
  47. ^ MR. R. E. LINDSELL: Puisne Judge Goes on Leave Next Thursday VISIT TO SOUTH AFRICA.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0-04-27. 
  48. ^ OBITUARY: Puisne Judge of The Supreme Court MR. R. E. LINDSEL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40-11-23. 
  49. ^ LATE MR. LINDSELL: Sympathy Expressed By Solicitor in Cour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03-1941). 1940-11-25. 
  50. ^ LATE PUISNE JUDGE: Tributes to Service Of Mr. Justice Lindsell SUPREME COURT TRIBUT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0-11-26. 
  51. ^ LINDSELL Roger Edward 1885-1940. graves-at-eggsa.org. [2020-05-17]. 
  52. ^ Carl Smith Collection, No.119615
  53. ^ ENTERS COLONIAL SERVICE. SON OF HON. MR. R. E. LINDSELL.. The Hong Kong Telegraph. 1934-08-21. 
  54. ^ EVACUEE'S ROMANCE: MISS LINDSELL MARRIED TO BAGUIO MIN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1-06-07. 
  55. ^ 55.0 55.1 Hong Kong Personalities. Hong Kong Sunday Herald. 1935-05-12. 
  56. ^ BRIDGE CHAMPIONS: FOUR COLONY PLAYERS GIVEN CHINA TITLE OLYMPIC TOU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0-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