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西塔尼亚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卢西塔尼亚号
RMS Lusitania.
卢西塔尼亚号停靠港岸的照片
经历
国籍British Blue Ensign 英国
建造厂 苏格兰克莱德班克约翰·布朗船厂英语John Brown & Company
安放龙骨1904年6月16日
下水1906年6月7日[1]
服役1907年9月7日
结局1915年5月7日在爱尔兰南方海域被德国U-20号潜艇击沉,1,198人死亡,761人生还。英语Sinking of the RMS Lusitania
母港 英格兰利物浦
性能参数
排水量44,060 英吨
舰长239.87 米[2]
舰宽26.67 米
动力苏格兰锅炉 x 25。直接作用Parsons蒸汽轮机 x 4。76,000马力
速度服务船速:25 节,极速:27.5 节
载重容积头等舱552人
二等舱460人
三等舱1,186人
合计客舱数2,198人
船员850人

皇家邮轮卢西塔尼亚号(英语:RMS Lusitania)是隶属于英国冠达邮轮公司的豪华远洋客船,同时也是毛里塔尼亚号(RMS Mauritania)和阿奎塔尼亚号(RMS Aquitania)的姐妹舰。[3][4]

诞生背景

卢西塔尼亚号的甲板设计图

20世纪初,美国历史上著名富翁之一约翰·皮尔庞特·摩根想出垄断横渡大西洋航线的念头,并成立国际商业海洋公司,一家地购买最感兴趣的邮船公司,并于1901年买下了雷兰航运(Leyland Line),1902年买​​下了英国当时最大的白星航运公司。冠达董事长因弗克莱德勋爵因此向英国政府寻求援助。面对走向低谷的英国邮轮船队和随之而来国家声望的丧失,英国国会感到这是对于大英帝国的严重耻辱,于是决定捍卫冠达邮轮。1903年6月,英国政府与冠达邮轮签定为期20年的合同和260万英镑的贷款,每年向其公司提供15万英镑的支援,并鼓励冠达邮轮建造量艘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邮船。作为回报,这些舰艇将按照海军部的规格建造,以便在战时用作辅助巡洋舰。[5][6]

1903年,名称取自伊比利亚半岛西部的古罗马省卢西塔尼亚的卢西塔尼亚号,于苏​​格兰克莱德班克的约翰·布朗船厂英语John Brown & Company(John Brown & Co. Ltd)开工;1904年,姐妹船毛里塔尼亚号开工。

1907年,卢西塔尼亚号的处女航图像

在完工时,卢西塔尼亚号曾一度是当时世界最快、最大的邮轮,但很快就被稍大的毛里塔尼亚号所取代。这两艘船也同时地首次使用了蒸汽轮机代替往复式蒸汽机。由于此项设计,这为它们创下了新的速度也创造了条件,另外,还装备了无线电,电梯和其他的现代设备,另外别的船相比,卢西塔尼亚号有超过50%的更多乘客搭载量;同时头等舱拥有令人瞩目的豪华装修。卢西塔尼亚号开创了大西洋邮轮的新纪元,之后,大型邮船纷纷把速度和豪华同时作为追求的目标,其中最为著名的属白星航运的奥林匹克级邮轮[7]

设施

卢西塔尼亚号的餐饮沙龙厅设计图。

在它们被引入北大西洋时,卢西塔尼亚号和毛里塔尼亚号都拥有当时北大西洋最豪华、最宽敞和最舒适的邮轮内饰。其中卢西塔尼亚号是由苏格兰建筑师詹姆斯·米勒设计,米勒选择使用灰泥来创造室内装饰,使卢西塔尼亚给人的整体印象比大量使用木镶板毛里塔尼亚号更加明亮。[8][9]

卢西塔尼亚号提供给头等舱乘客各种新颖的设施,船上的客舱分布在六个甲板上;从顶层甲板到水密舱室,依序船甲板(A甲板)、长廊甲板(B甲板)、庇护甲板(C甲板)、上甲板(D甲板)、主甲板(E甲板)和下层甲板(F甲板),根据1907年的原始配置,卢西塔尼亚号共可以搭载2,198名乘客和827名船员。 [10] 其中卢西塔尼亚号的头等舱位于最上层五层甲板的中央部分,集中在第一和第四个烟囱之间,共可以容纳552名头等舱乘客。与那个时期的所有主要班轮一样,卢西塔尼亚的头等舱采用历史风格的装饰,餐饮沙龙厅是船上最宏伟的设施;布置在两个甲板上,中样部分有一个开放的圆形井,顶端是一个29英尺(8.8米)的精致圆顶,并绘有仿为法兰索瓦·布雪风格的新古典主义壁画,此外头等舱还设有休息室、阅读和写作室、吸烟室和阳台咖啡厅。大楼梯连接了乘客住宿的所有甲板,每一层都有宽阔的走廊和两部电梯。头等舱含有各种装饰风格的套房布置,另增设两间豪华套房,每间套房都有两间卧室、餐厅、客厅和浴室。[11]

首航

1907年9月7日星期六,由詹姆斯·B·瓦特(Commodore James Watt)船长指挥的卢西塔尼亚号停泊于利物浦进行处女航,直到晚上9点仍便有着20万人聚集于码头,观看着她出发前往皇后镇(1920年后更名为科夫),第二天早上则经过附近的罗氏角,此刻船上的乘客总数则达到2320人,在9月13日星期五抵达位于美国孟莫斯郡桑迪胡克前,卢西塔尼亚号每日共行驶约 575、570、593 和493英里(793公里),总共耗时5天54 分钟,比德国客船德皇威廉二世号英语SS Kaiser Wilhelm II保持的蓝丝带奖记录还多了30分钟,这则归因在大西洋行驶时视线受到大雾的干扰而耽误,不过在纽约,共有数十万人从炮台公园聚集在哈德逊河岸的56号码头等待船只的到来,纽约所有的警察都被召集来控制人群,在纽约停留一周后,9月21日星期六,卢西塔尼亚号启程返航英国,并于9月27日抵达皇后镇,12小时后抵达利物浦。回程时间为5天4小时19分。[12]

在处女航之后,卢西塔尼亚号在第二次航行时以4天19小时53分钟的最快蓝丝带奖纪录抵达桑迪胡克,卢西塔尼亚号航行的平均速度为 23.99节(44.43 公里/小时),东行的平均速度为 23.61 节(43.73 公里/小时),1909年,卢西塔尼亚在更换螺旋桨后完成了她最快的西向航行,平均时速为25.8 节(47.87公里/小时)。并在当年7月短暂恢复了最快纪录,在八年的服役期间,卢西塔尼亚号于利物浦-纽约航线上共穿越了201次,向西运送了155,795名乘客,向东运送了 106,180 名乘客。

1907年,卢西塔尼亚号的处女航图像(全景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

然而于1914年7月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政府曾经计划征用卢西塔尼亚号和毛里塔尼亚号改装成武装辅助巡洋舰。战间期,英国与德国都曾将若干商船改装为辅助巡洋舰。装备若干火炮就可用来破坏敌方的海上航运,进而缴获敌人的商船。当然,这样的辅助巡洋舰船并不只限于邮船。帆船、渔船、不定期货船都是有改装的。毛里塔尼亚号和冠达邮轮的新船安古塔尼亚号被征用,后来改装成皇家医疗船(HMHS)。卢西塔尼亚号则被允许继续从事客运服务,以便美国和英国的战时交流。原船体的白、黑、红外表被涂成全黑色,不挂任何旗帜,船名也被遮盖掉。[13] [14][15][16][17]

沉没事件

卢西塔尼亚号被鱼雷击中的插画作品,显示具有争议性的“第二颗鱼雷”。
被U-20号击沉的卢西塔尼亚号

1915年5月,此刻大西洋上正是无限制潜艇战的高峰期,驻美德国大使馆在报纸上声明,任何乘坐悬挂英国旗帜船只的美国旅客,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但是卢西塔尼亚号乘客并不把它当一回事。卢西塔尼亚号当时号称“海上灰狗”,因速度够快,所以乘客认为可以摆脱德国潜艇袭击。[18]

5月1日,卢西塔尼亚号在不顾德国驻美大使已通过美国新闻媒体警告不列颠群岛周边已被列为战区下,依然从美国纽约出发,满载着1,959名乘客(大部分是美国人)和船员前往利物浦。5月7日,卢西塔尼亚号在划为战区的爱尔兰外海遭遇到严重浓雾,船员视线被遮蔽,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船长命令把速度减慢到18节。11点30分,大雾逐渐消散而去。正在附近游弋的德国U-20号潜艇发现了卢西塔尼亚号。下午2:12分,在U-20号潜艇的海军上尉瓦尔特·施维格德语Walther Schwieger命令后,第一枚鱼雷击中舰桥下面的船身,紧接着,弥漫的煤炭粉尘引起了猛烈的爆炸。在当年英国的调查报告称,U-20号潜艇在进行攻击行动时共发射2枚鱼雷,然而最终根据船长威廉·特纳的回应,则确认船体仅被一枚鱼雷击中。[19]

当卢西塔尼亚号开始沉没时,船上的旅客在惊慌失措中拥上了救生艇甲板。秩序极为混乱,又加上船身急速倾斜,只有右舷的救生艇来得及使用,此外也有许多救生艇在装载或降低时倾覆,将乘客溅入海中。[20] 因此在短短18分钟后,卢西塔尼亚号带着她的1198名乘客和船员沉入了大海。如同三年前发生的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一样,大部分死者都是溺水和体温过低的结果,不过幸运的是,大部分还来得及弃船的乘客被迅速赶来的爱尔兰渔船救了起来,不至于在海水中冻死,最终事件共造成1198人死亡,761人生还,[21] 只有 289具尸体被找到,65具无法确认身份。 [22]

发射鱼雷15分钟后,施维格在他的作战日志中写道:

[23]

国际反应

卢西塔尼亚号沉没后的插画作品。

由于伤亡者中包括有198名美国人,沉船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在U-20号返抵威廉港码头进行燃料补给之前,美国已经就其暴行正式向柏林提出抗议。德皇威廉二世在美国外交照会的空白处写道:“非常无礼”和“令人发指”,“这是自去年8月的日本照会以来,我所读过最无礼的语气和举止”。5月8日,前德国殖民部长伯恩哈德·德恩堡英语Bernhard_Dernburg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发表声明,试图为卢西塔尼亚号沉没事件进行辩护。当时,德恩堡被公认为德意志帝国政府在美国的官方发言人。德恩堡声称因为卢西塔尼亚号携带了“战争违禁品”,也因此被归类为辅助巡洋舰,德国则有资权摧毁她。此外,沉没事件也受到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的严厉批评和反对。尽管如此,为了让美国置身战争之外,德皇于6月被迫取消无限制潜艇战,并要求不得干扰所有的客轮航行。[24] 由于沉船事件在英国和美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德情绪,影响了德国和美国的外交关系。最终在两年后,即1917年3月1日齐默曼电报事件爆发过后,卢西塔尼亚号的灾难更一道成为美国参加一战的导火索。

长期以来,历史学家、前英国海军情报官员帕特里克·比斯利英语Patrick_Beesly、作家科林·辛普森和唐纳德·施密特指称英国当局故意将卢西塔尼亚号陷入危险处境,才能吸引U型潜艇攻击,促使美国成为英国盟友。温斯顿·丘吉尔在卢西塔尼亚号沉没一个星期前曾写信给贸易局主席沃尔特·朗西曼(Walter Runciman, 1st Viscount Runciman of Doxford),认为“最重要的是吸引中立船只接近英国海岸,尤其希望美国与德国开战。”[25][26]

著名乘客

第二代朗达女子爵玛格丽特·麦克沃思,他是卢西塔尼亚号沉没事件的幸存者。

幸存者

船员

乘客

死者

1915年,纽约日报所刊登卢西塔尼亚号沉没的新闻报导

乘客

阴谋论

《为卢西塔尼亚号复仇!今天加入爱尔兰军团》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爱尔兰招募海报。
《拿起正义之剑》之招募海报,背景可见沉没的卢西塔尼亚号。

当时关于击沉事件,民众开始质疑卢西塔尼亚号在没有海军护航的情况下,航行到德国人指定的战区的问题存在争议,也有人质疑为什么这艘巨大的船只仅花了18分钟就完全沉没,尤其是卢西塔尼亚号是否走私违禁战争物资到英国,以及施维格发射的鱼雷数量,都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协约国和美国原本指责德国指挥官击沉卢西塔尼亚号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他不仅袭击一艘手无寸铁的客船,还向沉没的船只发射了第二枚鱼雷。但据战后的调查表明,U-20号仅发射了一枚鱼雷,而卢西塔尼亚号当时并未悬挂国旗,且船上载有大量军火弹药。因此也有猜测认为是英国利用沉船事件以迫使美国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31][32]

未公开的弹药

卢西塔尼亚号的官方货物清单中包括750吨步枪/机枪子弹,1,250箱爆炸起爆器,没有引信无烟火药,炮弹与引信分开存放[33][34][35][36][37]。比斯利曾指出,货物也包括46吨铝合金粉末,可以制造炸药,正运往伍尔维奇兵工厂[38][39]。埃里克·拉森指出卢西塔尼亚号货物包括50桶、94箱铝粉及50箱铜粉。作者史蒂芬·丹佛指出,卢西塔尼亚号还偷偷携带大量硝酸纤维素(火棉),虽然没有在货物清单上[40]

此外,有一大批毛皮货物从炸药制造商杜邦德内穆尔(Dupont de Nemours)送出,90吨黄油、猪油被运往埃塞克斯皇家海军武器试验所。虽然当时是五月分,猪油和黄油无须冷藏,政府也投保特殊费率,但是保险不曾发放。2008年9月,潜水员约恩·玛蒂在沉船中发现英国军方使用的子弹,这个地区先前未被认为曾经装载货物[41]

英国皇家海军破坏说

据称轰沉卢西塔尼亚号的元凶其实是英国皇家海军都柏林的潜水员德奎格利在1990年代潜水到卢西塔尼亚号,他说该船“就像瑞士奶酪”,周围围绕着未爆炸的刺猬地雷。[42]

2009年2月,探索频道电视连续剧寻宝探秘播出《Lusitania Revealed》,商业探险家格雷格·比米斯和海难专家使用远程控制无人潜水器探索卢西塔尼亚号,并在卢西塔尼亚号残骸中发现未爆炸的深水炸弹[43][44]都柏林三一学院威廉·金斯顿教授声称“毫无疑问,皇家海军和英国政府多年来采取非常多措施试图阻止人们研究卢西塔尼亚号[42]

残骸

目前于英国利物浦的默西塞德郡海事博物馆展出的卢西塔尼亚号螺旋桨。

卢西塔尼亚号的残骸由一支来自格拉斯哥的探险队在1935年10月6日被发现,位置位于金塞尔灯塔以南 11 英里(18 公里)处,大约93米的的海底中。由于撞击地底以及当地冬季潮汐和海流腐蚀的力量,残骸主体已经严重坍塌,上层建筑也已经受到劣化的破坏。[45]

不过,一些船体部分仍能辨识,如仍然清晰可辨的名字、一些仍然完好无损的系船柱、长廊甲板的碎片、一些舷窗、船头和剩余的螺旋桨部分。然而最近对沉船的考察表明,与位于深海的泰坦尼克号相比,卢西塔尼亚号残骸的状况出奇地糟糕,因为她的船体已经开始坍塌。[46]

沉船文物

  • 1982年从沉船中打捞上来的卢西塔尼亚号四叶螺旋桨中的一台,目前于英国利物浦的默西塞德郡海事博物馆作为纪念馆展出。[47]
  • 第二只螺旋桨,当前则在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希尔顿阿纳托尔酒店展出。[48]
  • 1980 年代,从船上回收的第三只螺旋桨被熔化以制造纪念性高尔夫球杆。[49][50]
  • 救生艇吊艇架,和其他一些手工艺品在卢西塔尼亚号博物馆和金海德信号塔展出。[51]
  • 卢西塔尼亚号和毛里塔尼亚号的原始构建模型,在哈利法克斯的大西洋海洋博物馆展出。[52][53][54]

流行文化

动画

电影《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的海报

美国漫画家兼动画师温瑟·麦凯在事件三年后创作出无声动画短片《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这是一部宣传性质的作品,同时本片还是历史上最早的动画纪录片,也是现存年代最早的严肃、正剧类题材动画作品。

影视


图片

船舱图片

参见

参考文献

  1. ^ Atlantic Line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The ship's overall length if often mis-quoted at either 785 or 790 feet. Please see http://www.atlanticliners.com/lusitania_home.htm#Anchor-Lusitani-3365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3. ^ The Lusitania Resource. The Lusitania Resource: Lusitania Passengers & Crew, Facts & History. Rmslusitania.info. [3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3). 
  4. ^ Archibald, Rick & Ballard, Robert. The Lost Ships of Robert Ballard. Thunder Bay Press: 2005; p. 45.
  5. ^ J.P. Morgan and the Transportation Kings: The Titanic and Other Disasters ISBN 978-6-613-65675-9 p. 200
  6. ^ Ramsay 2001, pp. 12–17.
  7. ^ Ramsay 2001, p. 25.
  8. ^ Ballard & Dunmore 1995, p. 45.
  9. ^ Maxtone-Graham 1978, p. 33.
  10. ^ Layton, J.Kent (2015). Lusitania An Illustrated Biography.
  11. ^ Peeke, Jones & Walsh-Johnson 2002, pp. 18–20.
  12. ^ Peeke, Jones & Walsh-Johnson 2002, pp. 29–31.
  13. ^ Davidson, Eugene (1997). The Making of Adolf Hitler: The Birth and Rise of Nazism.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p. 89. ISBN 978-0-8262-1117-0.
  14. ^ Watson 2006, p. 9.
  15. ^ Craughwell & Kiester 2010, p. 133.
  16. ^ NY Times & 9 May 1915.
  17. ^ Layton, J. Kent. Lusitania: An Illustrated Biography (2010, Amberley Books)
  18. ^ Layton, J. Kent. Lusitania: an illustrated biography of the Ship of Splendor, p. 177.
  19. ^ Preston, D (2003). Wilful Murder. The Sinking of the Lusitania. London : Black Swan. ISBN 978-0552998864..
  20. ^ Schapiro, Amy; Thomas H. Kean (March 2003). Millicent Fen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pp. 21–22. ISBN 978-0-8135-3231-8.
  21. ^ "More lethal cargo loaded into the forward holds between the bow and bridge included 4,2 million rounds of Remington .303 rifle ammunition consigned to the British Royal Arsenal at Woolwich; 1,248 cases of shrapnel-filled artillery shells from the Bethlehem Steel Corporation, each case containing four 3-inch shells for a total of some fifty tons; eighteen cases of percussion fuses; and forty-six tons of volatile aluminum powder used to manufacture explosives." Lusitania: Triumph, Tragedy, and the End of the Edwardian Age, by Greg King, Penny Wilson, St. Martin's Press, 24 Feb 2015 – page 5
  22. ^ Molony,p123
  23. ^ Schmidt, Donald E. (29 June 2005). The Folly of War: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1898–2004. Algora Publishing. p. 70. ISBN 978-0-87586-383-2.
  24. ^ 陈进,第43页.
  25. ^ Denson 2006.
  26. ^ Schmidt 2005,第71页.
  27. ^ "Lady Humphrey Mackworth (Margaret Haig Thomas)". The Lusitania Resource. 
  28. ^ Born 1915 (Turning 101 in 2016). Nonagenarians & Centenarians. [2009-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2). 
  29. ^ Barbara McDermott. Liverpool Echo. [2014-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9). 
  30. ^ Mr. William Brodrick-Cloete. The Lusitania Resource. 2011-08-05 [2014-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31. ^ Denson,第135页.
  32. ^ Schmidt,第71页.
  33. ^ Douglas Carl Peifer. Choosing War: Presidential Decisions in the Maine, Lusitania, and Panay Incident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une 1, 2016: 269. The Lusitania, therefore, carried over 4 million rounds of small-arms ammunition (.303 caliber), almost 5,000 shrapnel shell casings, and 3,240 brass percussion fuses. 
  34. ^ Simpson 1972,第60页.
  35. ^ NY Times & 10 May 1915.
  36. ^ Gittelman & Gittelman 2013,第199页.
  37. ^ Hoehling 1996,第27页.
  38. ^ Beesly 1982.
  39. ^ Steiger & Steiger 2006.
  40. ^ Danver 2010,第114页.
  41. ^ Archaeology.org.
  42. ^ 42.0 42.1 Sides & Goodwin Sides 2009.
  43. ^ Treasure Quest.
  44. ^ Discovery.com.
  45. ^ Bishop 2003.
  46. ^ Martin, J.B., (2018), "Protecting Outstanding Underwater Cultural Heritage through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 The Titanic and Lusitania as World Heritage Sites", 33(1)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rine and Coastal Law 161.
  47. ^ Lusitania Propeller. www.iwm.org.uk. [25 May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4). 
  48. ^ Propeller from RMS Lusitania on display at Hilton Anatole in Dallas. www.dallasnews.com. August 19, 2012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5). 
  49. ^ LUSITANIA PropELLER. 10 June 2013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4). 
  50. ^ R.M.S. Lusitania: a Limited Edition set of Lusitania Legacy golf clubs. www.bonhams.com. 13 May 2015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5). 
  51. ^ The Davit. www.oldheadofkinsale.com. [25 May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4). 
  52. ^ Moloney, Paul. Toronto's Lusitania model bound for Halifax. Toronto Star. 30 January 2010 [21 May 2013]. 
  53. ^ Lusitania propeller in Dallas. The Southern Star.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54. ^ Marceleno, Tatiana. Propeller from RMS Lusitania on display at Hilton Anatole in Dallas. The Dallas Morning News. 19 August 2012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55. ^ TV show to reveal secrets of Lusitania. The Independent. 15 July 2012 [1 June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外部链接

坐标51°25′N 8°33′W / 51.417°N 8.550°W / 51.417; -8.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