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伦理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伦理学(英语:Ethics 或 Moral Philosophy)也称为道德哲学道德学,是一门哲学学科,主要探讨道德价值;在此,“道德”被定义为一群人或一种文化所认可的所有行为准则[1]:70-71。伦理学试图从理论层面建构一种指导行为的法则体系,并且对其进行严格的评判。

伦理学涉及捍卫并鼓励对的行为,并劝阻错的行为[2]。伦理学领域与美学又一起涉及了价值问题,因此也构成了另一个称为价值论的哲学分支[3][4]

伦理学旨在定义诸如:善与恶、对与错、美德与恶习、正义与犯罪等概念来解决道德问题,也探讨什么是聪明或愚蠢[1]:70-71。作为一个知识探究领域,道德哲学也与道德心理学(Moral psychology)、描述伦理学价值观有关。

辞源与定义

辞源

中文的伦理一词可能是一个和制汉语

英语单词“ethics”源自古希腊语“ēthikós(ἠθικός)”,意思是“与一个人的性格有关”,这个字的根词为“êthos(ἦθος)”,意思是“性格,道德本性”[5]。接着这个词被借入拉丁语“ethica”,然后被用法语“éthique”,最后借用至英语[6]

定义

剑桥哲学辞典定义伦理学为对于道德的哲学研究。同时指出,伦理和道德的英语用词“ethics”和“morality”在英语里普遍通用;但有时候伦理学亦会被狭义地释义为某种传统、群体或个人所持有的道德原则。[7]:284-285广义地说,社会里的所有规范、习俗、制度、格言、礼仪、行为标准、律法,都囊括在伦理的范畴内。

大英百科全书将伦理学定义为一种研究道德中什么是好与坏、什么是对与错的学术领域。严格而言,伦理学与道德哲学等价,是一种研究领域,其研究对象是道德。[8]:627-648韦氏词典定义伦理学为探讨什么是好行为、什么是坏行为的一门学问,是以哲学思考在道德方面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9]

从人际关系的角度来定义,伦理学是处理人与人、人与家庭、人与社会、人与国家的相互关系时,应该遵守的道德准则,是个人在群体社会中生活必须遵守的道德准则。假若缺少伦理学的督导,则很容易会带来冲突与动乱。

研究领域

伦理学主要分为四种研究领域。

伦理学系统性地思考和研究关于道德观念方面的问题,像善与恶对与错(right and wrong)、美德恶行(vice)、正义罪行一类的概念。

伦理学主要分为元伦理学、规范伦理学与描述伦理学三个领域,同时加上因应实际议题上的应用伦理学,共四种研究领域[1]:70-71[2][10]:21

  • 元伦理学研究伦理概念的理论意义与本质。
  • 规范伦理学评判各种不同的道德观,并且对于正确或错误行为给予道德准则建议。[1]:106
  • 描述伦理学研讨社会族群所持有的伦理观,这包括风气、习俗、礼仪、法规、对于善与恶的见解、对于各种实际行为的响应等等。
  • 应用伦理学将伦理理论应用于特定案例,当遇到道德问题时,人们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后设伦理学

后设伦理学(Meta-ethics)有时也被称作元伦理学,是一个哲学上的伦理分支,其探讨人们在谈论是非对错的时候,到底知道什么、了解什么,其中的含意又是什么[11]。后设伦理学所探讨的不是某种特定实际问题或日常生活遇到的问题,例如,我应该吃这块巧克力蛋糕吗?元伦理学探讨的问题抽象地涉及到伦理理论或批判的本质,例如,道德与不道德的含意为何?怎样区分道德与不道德[8]:627-648?有些哲学家认为元伦理学是一种“第二阶层”的问题[12];其他诸如规范伦理学探讨的则是第一阶层的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地涉及到道德准则的设定与执行。后设伦理学检视所有其它伦理学的第一阶层活动,并探讨其伦理理论与批判的本质[13]:179-182,因此被称为第二阶层。

后设伦理学可以细分为认知主义非认知主义。认知主义声明,通过某种客观方法,人们可以知道与明白道德真理。例如,今天是晴天,因为我可以通过视觉看到太阳。安德鲁·卡内基在美国捐资兴办了几千所图书馆,因此,我可以通过推理总吉他是一位大慈善家。非认知主义正好与认知主义相反。非认知主义倚赖的并非视觉、推理客观方法,而是感觉、情绪等等主观方法。因此,当人们判断某件事为对或错,这并不代表这件事真的就是这样,人们可能只是在表达对于这件事的主观感觉或情绪。[14][13]:179-182

伦理学的本体论是关于带有价值的事情或性质,即伦理命题所指的事情或性质。非描述主义者与非认知主义者认为,伦理学不需要特定本体,因为伦理命题并没有指定。这称为“反实在立场”。道德实在主义(moral realism)者必须作出解释,哪种实体、性质、状态,对于伦理学值得论述,它们怎样得到价值,为什么它们引导与启发人们的行动[15]

规范伦理学

规范伦理学是对道德行为研究的伦理学分支,研究从道德来说在行为产生之前、考虑该如何行动时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规范伦理学并评判各种不同的道德观,并且对于正确或错误行为给出道德准则建议。它研究人们应该遵守什么样式的道德行为准则。这就好似交通法规,按照常理,只要遵守交通法规,就可以合法合理的在大街小巷自由行驶。但是,实际而言,并不是这么简单,因为规范伦理学又分为三种理论,每一种有其独特的道德观点,对于很多论点存在互不相容之处。这问题使得普通人很困惑,时常不知道应该遵守哪一种伦理理论。这三种理论分别为,目的论义务论德性伦理学(virtue ethics)。

每一个行为都涉及到三个部分:后果、行为本身(包括动机)、主体(行为的推动者)。目的论注重于后果,行为的对与错是决定于后果的好与坏;义务论注重于行为本身/动机,行为本身的特点决定了行为的对与错;德性伦理学注重于主体/推动者,道德主体的性格为伦理行为的推动力[13]:11-12

规范伦理学与元伦理学不同在于:规范伦理学讨论的是检验行为正确与错误的标准,而元伦理学则研究伦理学语言的意义和道德事实的形而上学[11]。规范伦理学也与描述伦理学不同,描述伦理学是对人们道德信念的实证研究。举例来说,描述伦理学关注的是“哪些人认为杀戮是错误的”,而规范伦理学关注的则是“持有这种信念是否正确”。因此,规范伦理有时也被称为惯例性(prescriptive)的。不过在某些道德现实主义的元伦理观点中,道德事实既是描述性(descriptive)的,也是惯例性的[16]

20世纪以后,道德理论与规范伦理学变得更加复杂,并不再只是关注正确与错误,而是对许多不同的道德地位感兴趣。到了20世纪中叶,随着元伦理学突出的发展,对规范伦理学的研究逐渐减少。这种对元伦理更加关注的原因是由于分析哲学中强烈的以语言为焦点以及逻辑实证主义的普及所致。

描述伦理学

描述伦理学试图搜集关于人们怎样生活的信息,从观察到的样式来作总结。在整个伦理学领域里,描述伦理学比较不像是哲学的分支。很多明显地属於哲学方面的抽象与理论问题,都不是描述伦理学主要关注的论题。例如,"人们有否可能得到伦理知识?"描述伦理学给出一种研究伦理学的非价值(value-free, value-neutral)方法,因此可以将它视为一种社会科学,而不是人文学[注 1][注 2]。它对于伦理的检视不是从预想的理论出发,而是调查实际道德主体(moral agent)所做出、并且被观察到的真实抉择,促成了这决择的所有道德因素。

描述伦理学时常会对于几种不同伦理系统做比较;区分这些不同伦理系统的参数可以是历史时期、文化背景、经济状况、政治组织、地理位置等等;因此,描述伦理学时常又被指称为比较伦理学。有些哲学家认为,描述伦理学其实更应该归属于人类学的分支。描述伦理学又会将心理学、社会学、历史学等等领域对于道德行为的学术研究结果融合并入,使得整体理论更为宽广稳健[10]:26

应用伦理学

应用伦理学是将伦理理论应用于实际生活状况的学术。这门学术有很多专门领域,例如工程伦理学生物伦理学企业伦理学政治伦理学等等。

对于制定公共政策、解决个人困难,这些事务经常会使用到应用伦理学的理论。应用伦理学专注于解答的问题包括:“堕胎是否不道德?”、“安乐死是否不道德?”、“平权措施是对还是错?”、“什么是人权,我们怎样肯定人权?”、“动物是否也享有权利?”、“个人是否有自我决定的权力?”或是一些更特定的问题:“假设某人比我更能够对于人类做出贡献,并且必需牺牲我的生命才能够拯救他的生命,实现这动作是否合乎道德的检视?”假若没有上述这些尖锐的问题,则找不到明确支点来平衡法律、政治、仲裁。所以,在平衡权力之前,必需先挖掘出任何存在的关键问题。

应用伦理学所研究的问题并不是都关注于公共政策。例如:“欺骗是否永远都是不对的?”以及“假若答案是否定的,什么时候可以允许欺骗?”这类问题从礼仪角度来处理与从专业角度来处理,所得到的两种答案大不相同。

通常,对于两种相反的选项,人们会直觉地感觉比较容易做决定。但是,在伦理学里的论题大多数是多方面的,最好的措施必需同时处理这些不同的论题。在伦理学的结论里,答案几乎永远不是一个“是或非”、“对或错”的语句。很多选项都会被点选来改善整体状况,而不是施惠于任意特别团体。

应用伦理学各论

生命伦理学

生命伦理学研究由于生物学医学的进展而产生的很多极具争议性的伦理论题。这些论题涉及到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医学政治学法律学哲学等等。包括在它的研究范畴内,还有一些在基层医疗与其它医学部门比较常发生的关于价值方面的问题,即基层医疗伦理学(primary care ethics)。

生命伦理学需要针对所有影响基础生物与未来人类的新兴生物技术来作论述。这些科技发展包括克隆基因治疗基因工程学天文伦理学(astroethics)、太空生活(life in space),[17]以及通过改变DNARNA蛋白质来操控基础生物。[18]相应地,生命伦理学也必须针对生命的核心来作论述,例如,生物伦理学重视有机基因与蛋白质生命,尝试传衍它们。[19]拥抱了这种生命中心原则,伦理或许可以促使生命获得宇宙性的未来。[20]

地球伦理学

根据国际地球伦理学协会(International Ethics Association)的定义,地球伦理学是一种地球科学与应用伦理学之间的跨领域研究。对于人类至今唯一能够生存的居所──地球,人类所持有的思想、表现的行动是地球伦理学的研究领域。[21][22][23][24]

地球伦理学涉及到科学的创新、技术的发展、实行的方法、社会组织、文化道德等等不同层面。地球伦理学必须针对以下论题给出解答:

  • 怎样确保地球不会因为过度工业化、温室效应、自然灾害而遭受到不可修补的损毁?
  • 怎样保持地球平衡发展,优化再生资源的机制?
  • 怎样促使地质多样性,维持珍贵地质遗迹?
  • 怎样审慎消费矿产资源,实行资源回收?
  • 怎样制定关于可预测性与自然危害的适当量度?

关于研究这“无生命世界”所考虑到的相称协定、科学完整性、良好作业守则,都已包括在这学术范畴之内。研究行星地理学(planetary geology)与天文生物学也需要一种地球伦理学理念。

地球的未来主要是决定于人为与自然因素。自然灾害时常远超过人类所能控制的限度。有些曾经发生的异常严峻灾害并没有被记载在人类历史里面,对于这些事件,只有地球与天文科学的的专门知识能够正确分析与了解其行为,从而给出预测,并且试图降低其损毁潜能。从严格的地球教育与地球伦理学理念,人们能够改变最简单的关于环境永续性的想法,明白这无生命世界也拥有其特有的动态演化,知道与了解灾害与气候变化的规律性与定律,从而改善任何预报与降低重大灾害。

商业伦理学

商业伦理学是一种应用伦理学专业伦理学,它检查在商业环境里会遇到的伦理原则与问题,它适用于任何商业行为的各个方面,与单独个人、整体组织的行为有关。

商业伦理学具有规范描述两种层面。对于公司业务与职业专精,商业伦理学主要表现出规范层面;而学术界使用描述方法来尝试了解商业行为。商业伦理论题的范畴与数量反应出利益最大化行为与非经济顾虑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

大型公司与学术界对于商业伦理学的重视在1980年代与1990年代急遽加速,例如,今天,大多数大型公司采用像伦理守则与社会责任宪章一类的方式来推展它们对于非经济价值的支持。但是,商人的职业道德时常会被社会大众疑问,例如,亚当·史密斯说,"属于同一行业的人们很少会聚集在一起,甚至为了消遣或娱乐,但是会话的结果是不利于公众的阴谋,或某种提高价钱的手段。"[25]:81政府使用法律与规则来督导商业行为朝向政府认为有益方向发展,而伦理学隐性地调控在政府管控之外的行为范围与细节。[26]:3大型公司的出现,由于它们与社区之间的关系与敏感性相当有限,这促使人们开始拥抱伦理学。[25]:17

关系伦理学

关系伦理学是从关系的角度来研究伦理行动;在这里,关系指的是人与人、人与社会、或人与环境等等之间的关系。当遭遇到某种状况时,正确的行为不能样板式地依照规则或成例,而是必须敏感地反应整个状况的复杂性,并且了解关系所扮演的角色,更要明白与承担自己的道德责任。[27]:748-749

关系伦理学与关怀伦理学有关[28]:62-63对于关系伦理学的研究最早开始于1990年,主要是探讨在医疗保健里的伦理行为,从关系的角度,而不是从自主性的角度。[27]:748-749关系伦理学常被用于定性研究,特别是在民族志学自体民族志学(autoethnography)里。关系伦理学研究者尊敬与重视他们与被研究的人们彼此之间的关连,尊敬与重视他们与生活工作社区彼此之间的关连。[29]关系伦理学可以帮助研究者了解困难论题,例如,对于已过世的亲人做相关研究,跟研究的参与者建立友情。[30][31]在亲密人际关系里,关系伦理学是情境治疗(contextual therapy)的重要概念。

军事伦理学

军事伦理学主要是关注那些关于武力使用与军人风气的问题。这是一种应用专业伦理学,专门用来帮助军人光荣与正确地完成它们被委派的任务。[32]正义战争理论通常被视为设定军事伦理学的背景条件。可是,不同国家与传统会表现出不同的关注点。[33]

军事伦理学涉及到多个重要论题,包括以下论题:

  1. 战争法存在,它的内涵应该为何?
  2. 使用军事武力的正当理由为何?
  3. 在战争中,哪些可以做为攻击的目标?
  4. 在战争中,可以使用哪些武器?哪些损毁效应可以被容忍?
  5. 对待战俘的标准为何?
  6. 应该怎样处理任何违反战争法的动作?

政治伦理学

政治伦理学(political ethics)研究关于政治行为所做出道德判断。[34]它包含了两个领域:第一个领域是职务的伦理,专注于公众官僚的行为与他们所使用的方法;第二个领域是政策的伦理,论述关于政策的判断与法律。[35]

文化与历史中的伦理学

伦理学在西方历史中最早可以追溯到史诗神话中考究,在中国古代则有五伦的学说。在这些不同的文化与历史时期都有不同的论理学观点或学派产生。

希腊罗马伦理学

中国伦理学

[36]

中世纪基督教伦理学

文艺复兴时期伦理学

近代伦理学

过渡时期伦理学

分析哲学

参见

注释

  1. ^ "Normative judgments are value judgments but not descriptive judgements"
    "规范评判断是价值评判,而不是描述评判。"[1]:71-72
  2. ^ "Ethics itself is not primarily concerned with the description of moral systems in different societies. That task, which remains on the level of description, is one for anthropology or sociology."
    "伦理学本身主要关注的不是对于不同社会道德系统的描述。这处于描述层级的任务属于人类学或社会学领域。"[8]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1.3 1.4 Ibo van de Poel; Lambèr Royakkers. Ethics, Technology, and Engineering: An Introduction. John Wiley & Sons. 23 March 2011. ISBN 978-1-4443-9571-6. 
  2. ^ 2.0 2.1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Ethics"
  3. ^ Random House Webster's Unabridged Dictionary. Wikipedia. 2018-10-06 (英语). 
  4. ^ Random House Unabridged Dictionary entry on Axiology.
  5. ^ Scott, Robert. Liddell, H. G., 编. An Intermediate Greek-English Lexicon: Founded Upon the Seventh Edition of Liddell and Scott's Greek-English Lexicon. Oxford England: Benediction Classics. 2010-11-09. ISBN 9781849025959 (英语). 
  6. ^ ethic. www.etymonline.com. [2018-10-23] (英语). 
  7. ^ Audi. The Cambridge Dictionary of Philosoph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521631365. 
  8. ^ 8.0 8.1 8.2 Singer, Peter, Ethics,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Chicago, 198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2) 
  9. ^ ethics. 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 [2014-01-30]. 
  10. ^ 10.0 10.1 Vincent Icheku M.Phil; Vincent Icheku, BSc (Hons), PGCE, PGDipl. (Law), M.Phil., PhD. Understanding Ethics and Ethical Decision-Making. Xlibris Corporation. 31 August 2011. ISBN 978-1-4653-5131-9. 
  11. ^ 11.0 11.1 BBC - Ethics - Introduction to ethics: Ethics: a general introduction. 2013-10-28 [2018-10-25]. 
  12. ^ 后设伦理学 (meta-ethics) 的课题 | 杨梓烨 | 立场新闻. 立场新闻 Stand News. [2019-11-17] (英语). 
  13. ^ 13.0 13.1 13.2 Noel Stewart. Ethics. Polity. 2009. ISBN 978-0-7456-4067-9. 
  14. ^ Non-Cognitivism in Ethics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Iep.utm.edu. 2013-08-02 [2014-04-09]. 
  15. ^ Miller, Christian. The Conditions of Moral Realism. Journal of Philosophical Research. 2009, 34: 123–155. ISSN 1053-8364. doi:10.5840/jpr_2009_5. 
  16. ^ Online Guide to Ethics and Moral Philosophy. 2013-11-12 [2018-11-14]. 
  17. ^ Astroethics. [21 December 2005]. 
  18. ^ Freemont, P. F.; Kitney, R. I. Synthetic Biology. New Jersey: World Scientific. 2012. ISBN 978-1-84816-862-6. 
  19. ^ Mautner, Michael N. Life-centered ethics, and the human future in space (PDF). Bioethics. 2009, 23: 433–440. PMID 19077128. doi:10.1111/j.1467-8519.2008.00688.x. 
  20. ^ Mautner, Michael N. Seeding the Universe with Life: Securing Our Cosmological Future (PDF). Washington D. C.: Legacy Books (www.amazon.com). 2000. ISBN 0-476-00330-X. 
  21. ^ Statutes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Geoethic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Geoethics. [May 14, 2014]. 
  22. ^ Nemec, V., 1992, Ethical Geology in the Education Process. 29th International Geological Congress, Kyoto, Japan, 24 August-3 September 1992. section II-24-1 «New ideas and techniques in geological education», v. 3, no. 3. Abstract/Paper 06.
  23. ^ Silvia Peppoloni and Giuseppe Di Capua (Eds), Geoethics and geological culture. Reflections from the Geoitalia Conference 2011, 2012. Annals of Geophysics, Vol. 55, No 3 (Special Issue), ISSN 2037-416X: 存档副本. [2014-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17). .
  24. ^ Martínez-Frías, J., González, J.L. & Rull, F. (2012) Geoethics and Deontology.From Fundamentals to applications in Planetary Protection.[永久失效链接] Episodes 34-4: 257-262.
  25. ^ 25.0 25.1 Campbell Jones; Martin Parker; Rene ten Bos. For Business Ethics. Routledge. 3 August 2005. ISBN 978-1-134-38630-7. 
  26. ^ Adolf Berle; Gardiner Means. The Modern Corporation and Private Property. Transaction Publishers. 1 January 1991. ISBN 978-1-4128-1553-6. In this book, Berle and Means observe, "Corporations have ceased to be merely legal devices through which the private business transactions of individuals may be carried on. Though still much used for this purpose, the corporate form has acquired a much larger significance. The corporation has, in fact, become both a method of property tenure and a means of organizing economic life. Grown to tremendous proportions, there may be said to have evolved a 'corporate system'—as there once was a feudal system—which has attracted to itself a combination of attributes and powers, and has attained a degree of prominence entitling it to be dealt with as a major social institution. ... We are examining this institution probably before it has attained its zenith. Spectacular as its rise has been, every indication seems to be that the system will move forward to proportions which stagger imagination today ... They [management] have placed the community in a position to demand that the modern corporation serve not only the owners ... but all society."
  27. ^ 27.0 27.1 Lisa M. Given. The SAGE Encyclopedia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Methods. SAGE Publications. ISBN 978-1-4522-6589-6. 
  28. ^ Carol GILLIGAN. IN A DIFFERENT VOIC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30 June 2009. ISBN 978-0-674-03761-8. 
  29. ^ Ellis, Carolyn. Telling Secrets, Revealing Lives:Relational Ethics in Research With Intimate Others (PDF). Qualitative Inquiry. Jan 2007, 13 (1): 3–29. doi:10.1177/1077800406294947. :4
  30. ^ Ellis, C. (1986). Fisher folk. Two communities on Chesapeake Bay. Lexington: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31. ^ Ellis, C. (1995).Final negotiations: A story of love, loss, and chronic illness. Philadelph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32. ^ Syse, Henrik; Cook, Martin L. What Should We Mean by 'Military Ethics'? (PDF). Journal of Military Ethics 9 (2). 2010: 122. 
  33. ^ Goffi, Emmanuel. Les Armée Françaises Face à la Morale [The French Army Facing Morale]. France: L'Harmattan. 2011. ISBN 978-2296542495 (法语). 
  34. ^ Thompson, Dennis F. “Political Ethics.”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Ethics, ed. Hugh LaFollette (Blackwell Publishing, 2012).
  35. ^ Gutmann, Amy, and Dennis Thompson. Ethics and Politics: Cases and Comments, 4th edition (Nelson-Hall, 2006). ISBN 978-0-534-62645-7; Bluhm, William T., and Robert A. Heineman. 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Method and Cases (Prentice Hall, 2007). ISBN 978-0-13-189343-6; and Wolff, Jonathan. 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A Philosophical Inquiry (Routledge, 2011). ISBN 978-0-415-66853-8
  36. ^ 蔡元培. 中国伦理学史. 北京: 中华书局. 2014年1月: 目录1–3. ISBN 978-7-101-09691-0. 
  37. ^ 唐凯麟. 西方伦理学名著提要(上). 知书房出版集团. 2001: 11–. ISBN 978-957-0336-86-3.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