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五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行
Zentao.png
汉语 五行
北京市天坛中的神主板,用中文满语,为五方天神而设。满族字usiha,意为“明星”,意指神主板用于拜祭五星: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基本型态。

五行中国古代哲学的一种系统观,古人把宇宙万物根据其特征划分成五大类(七政的次序),统称“五行”。五行并非指具体的五种单一的事物,而是对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五种不同属性的抽象概括。

如果说阴阳是古代的对立统一学说,那么五行可以说是一种原始的系统论。五行学说认为,大自然的现象由“火、水、木、金、土”这五种气的变化所总括,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使宇宙万物循环不已;它强调整体概念,描绘了事物的结构关系和运动形式。

五行和阴阳一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成分,涉及到中医学堪舆命理相术占卜等方面。

出处及本义

现在说木火土金水的五行者,一般上溯至《尚书洪范》: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前副所长陈久金在关于彝族十月历的研究基础上,梳理大量相关古代文献,得出“五行即五时”的结论[1],五行即古人说的五时、五节、五辰,本是季节、节气的概念[2]

五行中“行”字的涵义是行动,而不是物质,五行就是五种不同气的运动,而气即指节气。由此可见,五行原来的意义是天地阴阳之气的运行,亦即五个季节的变化。……
早期的五行决不是单纯地指五种物质材料,也不是指一种抽象的哲学概念,而是指一年中的五时或五季。四时之说是后起的,在此之前只有五行而无四时。这说明在上古时代曾经存在一种一年分为五时或五季的历法系统,即十月太阳历[1]

五行历与四时历对比
一年 天数 五行历[3] 四时历
太阳回归年 360天
  • 一年五季(木、火、土、金、水),每季72天
  • 一年十个月(对应十天干),每月36天
  • 一年三十节气,每节12天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每季90天
  • 一年十二个月(对应十二地支),每月30天
  • 一年二十四节气,每节15天
5-6天 过年日、休废日、腊日

关于《洪范》五行,有学者质疑,若“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历法含义,则其与后文所叙岁、月、日、星辰、历数的“次四曰协用五纪”有冲突,即“九畴”中“五行—五纪”两畴有重叠,故《洪范》后两“五行”当全为五材义而用字非“五材”。《洪范》“初一曰五行”之“五行”,系由“五材”所讹,秦汉时邹衍式金木水火土五德说已泛滥成大思潮,《尚书》在传抄中发生“五材→五行”之改夺亦属可能。[4]

历史

中国西周末年,已经有了一种五材说。从《国语·郑语》“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万物”和《左传》“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到《尚书·洪范》“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的记载,开始把五行属性抽象出来,推演到其他事物,构成一个固定的组合形式。

在战国晚期邹衍提出了五行相胜(克)相生的思想(用来说明王朝统治的趋势),且已把胜(克)、生的次序固定下来,形成了事物之间相互关联的模式,自发地体现了事物内部的结构关系及其整体把握的思想。就在这个时期,《内经》把五行学说应用于医学,这对研究和整理古代人民积累的大量临床经验,形成中医特有的理论体系,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荀子子思孟轲的学派统称为五行,并加以严厉的批评[5]。1998年9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庞朴根据马王堆帛书郭店楚简的内容研究指出,子思所谓五行指的是“仁义礼智信”[5]或“仁义礼智圣”这五种德行;这五种德行,后来又合称为“五常[5]

汉代思想家董仲舒认为,木代表仁、火代表礼、土代表信、金代表义、水代表智。

中国哲学史上的五行思想类别,综合列举如下:

  1. 指五种行为原则,疑为荀子所持。
  2. 指五种物性,如《尚书·洪范》及周子太极图说所持。
  3. 人类生活上的五种必须的物质条件,如《左传》里蔡墨所持。
  4. 为分类学上的五种分类原则,如《吕氏春秋》所持。
  5. 指借着阴阳二气之流动而存在的五种“存在形式”,如《白虎通》及《黄帝内经》素问所持。
  6. 指植物、火炎、泥土、金属及流水。它们的象征意义分别为生机兴发,活动或变化,孕育或培植,禁制与伏藏。此为萧吉所持。

五行模式

五行可分为生克五行和五方五行两种模式。

生克五行

五行相生相克
  • 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 五行相克: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五行以“比相生、间相胜”的原则形成生克五行模式。因两两之间总会存在“相生”或“相克”的关系,故五行之间无主次之分,地位对等。

与中国王朝更迭的关系

战国时代齐国人邹衍发展了阴阳学派,并提出王朝更迭与五行生克循环之间的联系。邹衍将“五行”推演为代表王朝运数的“五德”,认为五行的循环不仅代表着季节的更替、更是预示著王朝的兴衰与更迭。邹衍将从黄帝到夏、商、周之间的所有朝代更替都解释为五德的循环相胜,认为当一个新的王朝即将兴起之时,上天必会降下与代表着新王朝德运的瑞应征兆,以预示著旧王朝的谢幕和新一轮王朝循环的开启。例如,当殷商的金德式微、姬周德火德兴起之时,邹衍如是描述上天的瑞应:

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乌衔丹书集于周社。文王曰:“火气胜。”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6]

以邹衍的五德说来论证王朝正统性的传统滥觞自秦朝。据《史记·封禅书》记载:“昔秦文公出猎,获黑龙”。龙自然是帝王的象征,而黑色则是水德之色,由是太史公云“此其水德之瑞”。由于周居火德,根据邹衍的理论推演,水克火,秦居水德恰好印证了秦将代周而得天下。据《始皇本纪》载,为了宣扬新朝的德运,秦始皇登基改元后立即宣布改服色为黑,由是“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

秦亡汉兴后,虽然新兴的汉王朝沿用了五德理论来解释其王朝正统,但朝野之中对汉朝究竟当居何德运、尚何服色一直争论不休。高祖建国之初,曾宣布汉承秦之水德、尚黑色。但以公孙臣等为代表的一派认为,宣布汉当居克秦之水德的土德。虽然此提议遭到了丞相张苍的反对,但到了武帝太初元年,汉朝终于改朔易服,宣布汉居土德、尚黄色。而到新莽代汉之时,刘向、刘歆父子的新五德说盛行,不但推翻了邹衍建立的从远古到周的王朝德运次序,更是提出了新的王朝德运理论:新王朝的德运当由旧王朝所生,而非旧王朝的德运为新王朝所克。根据刘氏父子的说法,汉当居火德、尚红色,火生土,所以代替汉朝的王莽新朝当居土德、尚黄色。此后,中国王朝更迭大多以五德相生来推演。[7][8]

中医学之五行

五脏五腑

五行在中医学有特殊含义。

  • “金曰从革”,代表沉降、肃杀、收敛等性质,在人体为(脏)和大肠(腑)。
  • “水曰润下”,代表了滋润、下行、寒凉、闭藏的性质,在人体为(脏)和膀胱(腑)。
  • “木曰曲直”,代表生长、升发、条达、舒畅的功能,在人体为(脏)和(腑)。
  • “火曰炎上”,代表了温热、向上等性质,在人体为(脏)和小肠(腑)。
  • “土曰稼穑”,代表了生化、承载、受纳等性质,在人体为(脏)和(腑)。

肝脏主宰愤怒,过分愤怒会伤肝脏; 心脏主宰喜乐,过分喜乐会伤心脏; 脾脏主宰考虑及担忧,过分思虑会伤脾脏; 肺主宰悲伤,过分悲伤会伤肺; 肾主宰恐惧与惊燥,过分恐惧会伤肾。

五方五行

五行与颜色、季节、方位的关系

五方对应五行:东方木、南方火、中央土、西方金、北方水。此模式下,中央土与四方不处于同一个层面,有控制四方之意。[9]

生成数

易传·系辞》:“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这里说了十个数,一至五,是五个生数,五个生数各与五合而得六至十,是谓五个成数。

汉代经学家对这十个数有一定的解释。如郑玄说:“《易》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而五行自水始,火次之,木次之,金次之,土为后。天一生水于北,地二生火于南,天三生木于东,地四生金于西,天五生土于中。阳无偶,阴无配,未得相成。地六成水于北与天一并,天七成火于南与地二并,地八成木于东与天三并,天九成金于西与地四并,地十成土于中与天五并。”[10]

但有文章[11]指,五行数到“九”为止,《系辞》的“天地之数”并不是指五行生成数。“土有成数十”是阴阳思想进入五行学说的结果。

五行分类

阴阳

  • 《汉书‧律历志》另有记载:“太极中央元气”,故中央土可看作是太极。

八卦

汉代学者李君明(后世称京房)首创的八宫卦,提出后天八卦与五行如下对应关系:震、巽为木,离为火,坤、艮为土,兑、乾为金,坎为水。

干支

淮南子‧天文训》:“甲乙寅卯,木也;丙丁巳午,火也;戊己四季,土也;庚辛申酉,金也;壬癸亥子,水也。”其中四季即丑、辰、未、戌。

五行
阴阳
天干
地支
生肖
月份 一月 二月 五月 四月 三月九月 六月十二月 七月 八月 十一月 十月
  • 表中有阴阳之分的是天干和地支,五行原本就被用来表示阴阳二气消长过程中的不同状态,所以五行本身不应再分阴阳。平时经常听到的“甲为阳木”、“巳为阴火”等说法,其实是把干支的阴阳和五行两种属性合在一起表示,而不是木有“阳木”、“阴木”的区别。

其他中国传统文化

五行
五材
五方 西
五色
 
 
 
 
 
五季 长夏(季夏)
每季末月
四立前十八日
五时 平旦 日中 日西 日入 夜半
星期 星期四 星期二 星期六 星期五 星期三
五帝 太皞
青帝
炎帝
赤帝
黄帝 少昊
白帝
颛顼
玄帝
五神/五佐 句芒 祝融 后土 蓐收 玄冥
五节 新年 上巳 端午 七夕 重阳
五星 岁星 荧惑 镇星 太白 辰星
五兽 青龙 朱雀 黄龙
勾陈麒麟)、螣蛇
白虎 玄武
五畜
五器
五虫
五音
五数
五味
五臭
五祀 [注 1] 中霤[注 2] [注 3]/
五常
五经 《乐》 《礼》[注 4] 《诗》 《书》 《易》
八卦 震卦巽卦 离卦 艮卦坤卦 乾卦兑卦 坎卦
正多面体 正八面体 正四面体 正立方体 正十二面体 正二十面体
数字 12 34 56 78 910
音灵姓名学 ch,g,h,k,r,sh,zh c(无h),d,l,n,s(无h),t,z(无h) a,e,i,o,u j,q,x,y(无u) b,f,m,p,w,yu
五觉
五志

中医

五行
五味
五脏
五腑 小肠 大肠 膀胱
病位 颈项 胸胁 肩背 腰股
五体 皮毛
五声
变动 [注 5]
五官
五觉
五志
五荣/五华
五谷
五果
五畜
五菜
五恶 湿
五液
五走/五味所禁
五劳 久行伤筋 久视伤血 久坐伤肉 久卧伤气 久立伤骨
五藏
五脉
五化
五指 食指 中指 大拇指 无名指 小指

《黄帝内经》里的描述

在《黄帝内经·素问》有不少关于五行的论述。例如:

阴阳应象大论五〉:“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

  • “东方生风,风生,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
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 “南方生热,热生,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征,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在志为喜。
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
  • “中央生湿,湿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藏为脾,在色为黄,在音为宫,在声为歌,在变动为哕,在窍为口,在味为甘,在志为思。
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肉,酸胜甘。
  • “西方生燥,燥生,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
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藏为肺,在色为白,在音为商,在声为哭,在变动为欬,在窍为鼻,在味为辛,在志为忧。
忧伤肺,喜胜忧;燥伤皮毛,热胜燥;辛伤皮毛,苦胜辛。
  • “北方生寒,寒生,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
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藏为肾,在色为黑,在音为羽,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窍为耳,在味为咸,在志为恐。
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湿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六节藏象论九〉:“歧伯曰︰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而各从其主治焉。五运相袭,而皆治之……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气命其藏。”

脉要精微论十七〉:“从阴阳始,始之有经,从五行生,生之有度……是故声合五音,色合五行,脉合阴阳……”

三部九候论二十〉:“上应天光星辰历纪,下副四时五行……”

藏气法时论二十二〉:

“黄帝问曰︰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何如而从,何如而逆,得失之意,愿闻其事。
歧伯对曰︰五行者,金水木火土也……”

宣明五气篇二十三〉:

“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谓五入。……
五味所禁︰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苦走骨,骨病无多食苦;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是谓五禁,无令多食。……
五脏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是谓五主。”

离合真邪论二十七〉:“不知三部九候,故不能久长。因不知合之四时五行……”

鍼解五十四〉:“人发齿耳目五声,应五音六律……五音一以候宫商角征羽……”

调经论六十二〉:“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神有余有不足,气有余有不足,血有余有不足,形有余有不足,志有余有不足”

素问第十九卷

天元纪大论六十六〉: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论言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故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谓之圣。……
  • 神在天为,在地为
  • 在天为,在地为
  • 在天为湿,在地为
  • 在天为,在地为
  • 在天为,在地为
故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寒暑燥湿风热,天之阴阳也,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下应之。……
  • 甲己之岁,运统之。
  • 乙庚之岁,运统之。
  • 丙辛之岁,运统之。
  • 丁壬之岁,运统之。
  • 戊癸之岁,运统之。

五运行大论六十七〉:

主甲己,主乙庚,主丙辛,主丁壬,主戊癸。……此天地之阴阳也”
  • “东方生风,风生,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其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气为柔,在藏为肝。
其性为暄,其德为和,其用为动,其色为苍,其化为荣,
其虫毛,其政为散,其令宣发,其变摧拉,其眚为陨,
其味为酸,其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肝,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 “南方生热,热生,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气为息,在藏为心。
其性为暑,其德为显,其用为躁,其色为赤,其化为茂,
其虫羽,其政为明,其令郁蒸,其变炎烁,其眚燔倦,
其味为苦,其志为喜。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
  • “中央生湿,湿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气为充,在藏为脾。
其性静兼,其德为濡,其用为化,其色为黄,其化为盈,
其虫真。其政为谧,其令云雨,其变动注,其眚淫溃,
其味为甘,其志为思。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脾,酸胜甘。
  • “西方生燥,燥生,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
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气为成,在藏为肺,
其性为凉,其德为清,其用为固,其色为白,其化为敛,
其虫介,其政为劲,其令雾露,其变肃杀,其眚苍落,
其味为辛,其志为忧。忧伤肺,喜胜忧,燥伤皮毛,热胜燥,辛伤皮毛,苦胜辛。
  • “北方生寒,寒生,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
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气为坚,在藏为肾,
其性为凛,其德为寒,……其色为黑,其化为肃,
其虫鳞,其政为静,……其变凝冽,其眚冰雹,
其味为咸,其志为恐。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湿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五气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

素问第二十卷

气交变大论六十九〉:

  • 东方生风,风生,其德敷和,其化生荣,其政舒启,其令风,其变振发,其灾散落。
  • 南方生热,热生,其德彰显,其化蕃茂,其政明曜,其令热,其变销烁,其灾燔倦。
  • 中央生湿,湿生,其德溽蒸,其化丰备,其政安静,其令湿,其变骤注,其灾霖溃。
  • 西方生燥,燥生,其德清洁,其化紧敛,其政劲切,其令燥,其变肃杀,其灾苍陨。
  • 北方生寒,寒生,其德凄沧,其化清谧,其政凝肃,其令寒,其变溧冽,其灾冰雪霜雹。

五常政大论七十〉:

“愿闻平气何如而名,何如而纪也。
 ……昭乎哉问也。曰敷和,曰升明,曰备化,曰审平,曰静顺。
“其不及,奈何?……曰委和,曰伏明,曰卑监,曰从革,曰涸流。
“太过何谓?……曰发生,曰赫曦,曰敦阜,曰坚成,曰流衍。”

素问第二十一卷

六元正纪大论七十一〉:

“……先立其年以明其气,金水木火土运行之数,寒暑燥湿风火临御之化,则天道可见,民气可调,阴阳卷舒,近而无惑。”
“土郁之发……金郁之发……水郁之发……火郁之发……谨候其时,病可与期,失时反岁,五气不行,生化收藏,政无恒也。”
“水发而雹雪,土发而飘骤,木发而毁折,金发而清明,火发而曛昧”
“郁之甚者,治之奈何?……木郁达之,火郁发之,土郁夺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

素问第二十二卷

至真要大论七十四〉:

  • 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
    • 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
  • 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
    • 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收之。
    • 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耎之。
  • 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甘。
    • 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
  • 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
    • 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
  • 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
    • 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开发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

  • 清气大来,燥之胜也,风受邪,肝病生焉。
  • 热气大来,之胜也,金燥受邪,肺病生焉。
  • 寒气大来,之胜之,火热受邪,心病生焉。
  • 湿气大来,之胜也,寒水受邪,肾病生焉。
  • 风气大来,之胜也,土湿受邪,脾病生焉。

参见

注释

  1. ^ 《康熙字典》:“《六书精蕰》室之口也。凡室之口曰户,堂之口曰门。内曰户,外曰门。一扉曰户,两扉曰门。”
  2. ^ 《康熙字典》:“《礼·月令》其祀中霤。《注》中霤,犹中室也。土主中央,而神在室,古者复穴,是以名室为霤。 又《礼·祭法》中霤。《注》中霤,主堂室居处。”
  3. ^ 《康熙字典》:“《增韵》路也。《礼·月令》孟冬,其祀行。《注》行,在庙门外之西,为軷壤,高二寸,广五寸,轮四尺,设主軷上。”
  4. ^ 《礼》原指《仪礼》,唐朝时被《礼记》取代。
  5. ^ 《康熙字典》:“人忧则头低垂。《礼·曲礼》下于带则忧。《注》忧则低也。”

参考来源

  1. ^ 1.0 1.1 陈久金. 阴阳五行八卦起源新说. 自然科学史研究. 1986, 5 (2): 97–112. 
  2. ^ 林桂榛. “五行”本为历数概念详证. 哲学与文化 (台北). 2016, 43 (11): 171–193. 
  3. ^ 翟玉忠. 河图洛书图说考:上古四时、五行历初探(三). 2012-05-13. 
  4. ^ 林桂榛. “五行”说再考源. 光明日报. 2016-01-11: 16. 
  5. ^ 5.0 5.1 5.2 庞朴:竹帛五行篇与思孟五行说. 人文与社会. 1998-09-24 [2011-08-19]. 
  6. ^ 吕氏春秋. 上海书店. 1985: 126–127. 
  7. ^ 陈元. 台北故宫藏宋元明帝王画像与其隐喻的王朝正统性. 中国文化. 2016, (44): 137-153. 
  8. ^ Yuan Chen. Legitimation Discourse and the Theory of the Five Elements in Imperial China. Journal of Song Yuan Studies. 2014, (44): 325-364. 
  9. ^ 任海燕. 五行五时说中的生克五行与中土五行比较.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4, 37 (12): 805–807,824. 
  10. ^ 郑玄,《礼记正义·月令》引。
  11. ^ 汪显超. 《河图》五行数与《周易》四象数之间的关系. 周易研究. 2001, (1): 79–84. 

研究书目

外部链接